陈子善:刘以鬯在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上都影响深远

2018-06-12 08:40:35  来源:

 

刘以鬯

6月8日,有“香港文坛教父”之称的作家刘以鬯于香港去世,享年100岁。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刘以鬯的一生是和文学紧密联系的一生。“作为一名文学家,他有很多杰出的表现。”

1930年代,刘以鬯在沪登上文坛,后辗转大后方,主编多种文学副刊,定居香港后也主持过多种报刊副刊,并致力于文学创作。“他的身份在我看来是多重的。第一,他是作家,小说、散文都写得非常好;第二,他是文学编辑家。我们长期以来似乎不大看重编辑,但是文学作品要和读者见面,编辑是非常重要的中介。”

“抗战胜利后,刘先生在上海创办怀正文化社,出版了包括徐訏、施蛰存、姚雪垠等很多40年代活跃作家的作品。到香港以后,他也一直在文学编辑岗位上,培养了相当多的作家。”

陈子善认为,刘以鬯编辑生涯的顶点是他在香港创办《香港文学》:“这个杂志到现在还在出版,从1980年代到现在一共就两个主编。他是第一任主编,主编了差不多20年,这是很难得、很少见的。”

陈子善评价《香港文学》在当时成为内地、港台及海外华文文学交流的重要平台。“我们改革开放后内地重要的文学作家,像施蛰存、柯灵,几乎所有的,都在《香港文学》发表过作品。它叫是叫《香港文学》,但也可以说是‘世界华文文学发表平台’。” 

比如柯灵写过《遥寄张爱玲》,这篇文章最早就是在《香港文学》上发表的,比内地杂志《读书》还早两个月。“最早是刘先生向柯灵约稿。如果不是他的邀约,或许就没有《遥寄张爱玲》了。”

陈子善和刘以鬯认识也是因为《香港文学》。“我当时看《香港文学》,觉得它对老一辈作家很器重,而我正好研究这些作家,我就投稿。我写的稿子绝大多数是文学史料性的。”在陈子善记忆中,他的每篇投稿都被登了出来,“刘先生非常支持我工作。我研究梁实秋时,编了份梁在1949年前著译年表,他也愿意在《香港文学》上刊登,这在内地都少有的。所以我对他是很感激的。在我的文学研究生涯中,他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他为人很诚恳,不仅对我,对年轻文学工作者都非常支持、热情。”

让陈子善印象深刻的是,自己第一次去香港,也斯先生带他去拜访刘以鬯。到《香港文学》编辑部了,他们首先拍照,接着到对面的咖啡馆,用上海话从下午聊到傍晚。“以前《香港文学》有个传统,作者到香港去拜访,不管这作者有没有名气,刘先生都会在编辑部门口,给来访的作者拍一张单人照,并在下一期杂志上登出来。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除了编辑作品,刘以鬯也致力于创作。他于1963年和1993年创作的小说《酒徒》和《对倒》,是王家卫电影《2046》和《花样年华》的灵感起源。

讲到刘以鬯的文学成就,陈子善认为不仅在香港文学史上,在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上都影响深远。“《酒徒》是中国第一部用意识流方法来创作的作品,这个《酒徒》也带有他本人的影子。他的《对倒》也很有名,单行本首先在内地出版。 ‘对倒’是集邮方面的名,他自己也是集邮家,他的爱好和创作会紧密联系起来。后来王家卫的《花样年华》就是受到了《对倒》启发。”

“他的小说,长篇、中篇、短篇、小小说,都写得很好。”陈子善称,现在如果编香港小说作品选,刘以鬯的作品肯定有一席之地,“我们现在说香港50年代以来的文学,讲通俗文学要讲金庸,如果说纯文学,那要讲到刘以鬯。不过刘先生也写通俗连载小说、言情小说,只是有的不是用‘刘以鬯’名字写的,今后有关这点是值得研究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群贤艺术网”网站的价值判断。

陈子善:刘以鬯在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上都影响深远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陈子善:刘以鬯在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上都影响深远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优体网
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任钦功官网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99艺术网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