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下次能不能别说我胖了,咱聊点别的?

2018-02-05 10:49:13  来源:

 编者按:近日,英国外交部首席捕鼠官帕默斯顿,因为被担心“太胖”而影响工作效率,被禁止“投喂”。这年头,连只猫都开始因为“胖”遭到“制裁”,更别说人了。

小时候,你偷吃点零食还要担心会不会被父母教训,以为长大就可以随便吃喝放纵人生,结果长大更怂,吃口薯片都要做两个深蹲,想吃顿火锅,卡路里计算再三,想想还是算了……

“胖”这个事情,说轻松不轻松,说严肃倒是挺严肃的。更重要的是,总是有些人会向你提起这个话题,从“关心你”的七大姑八大姨,到公司里的A同事B同事,再到街边遇见的某个路人,都可能走到你的身边提醒一句:“最近营养不错啊!”

胖只是胖吗?不,它其实是众多“不需要别人管”的事情中的一件,其他还有穿什么样的衣服,留什么颜色的头发,找没找男朋友,一个月赚多少钱等等,它们都是“我的”,都是私人领域的问题,但都被别人轻易冒犯。

很少有人注意到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需要区分的问题,甚至很多人根本没有私人领域这个概念。没有私人领域的概念,当然也就不知道尊重私人领域,于是私人领域的话题屡屡被提及。

人们表达和交流的需求是旺盛的,当公共领域的话题不足以满足人们的表达的需求时,私人话题便成为了一种填充的调剂。这也就是今天任何一个娱乐明星家事都会被无限放大的原因,自媒体的出现顺应了这种表达的需要,但如果对权力没有监督和制约,这种热闹终归是虚幻的。

又到年关,这是一年中异乡游子该回家的时候,但也是七大姑八大姨关心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对象有没有找到?”“胖了还是瘦了?”的时候,国人总是喜欢“关心”别人的私人问题,不仅仅是七大姑八大姨,坐个出租车,师傅也得问你:“你家哪儿的?我还以为您东北的呢!”甚至陌生人路上碰见也要问候你一声:“肥胖很烦恼吧,游泳健身需要吗?”

“我看你这体型,还以为是练柔道的呢!”

上次回国过暑假,我在北京朝阳就遇到过这么一回奇葩的事。国外夏天有个问题,就是大家穿衣服不怎么考虑“搭配法则”,比如“穿粉色显黑”“荧光色显胖”,管它黑不黑、胖不胖,反正黑人姐姐们dont care,她们喜欢穿各种撞色小吊带逛街。

我那时沉迷《舌尖上的中国》,看到这群外国人这幅样子,脑子里就回响起一段旁白,“这是祖先的智慧,展现了节气的流转,自然的馈赠”。

我学不来这种智慧,但勉强学会了这种自信,同时遵循“时尚女孩穿衣法则”,在朝阳区的街道上和朋友过马路。等红灯的时候,一位大爷盯着我看半天,我觉得可能是要搭话。果然,绿灯亮起的同时,大爷走了过来,很自然地问我:

“是运动员吗?”

“嗯?不是啊……”

“啊我看你这体型,还以为是练柔道的呢!”

“……”

“你这体型真该练柔道。要不你俩平均一下,”他边说边指着我身边身高170体重不过百的朋友说,“你俩稍微融合一下多好,嘿!”

语罢得意洋洋的走了。

走了。仿佛做了一件大好事——对,在公共场合对一个陌生人说“你真胖”。那时候,我和我的朋友还不熟,我们在网络认识,这是我们奔现见的第二面。那个大爷留给我们无尽的尴尬,除了尴尬,我还有羞耻和气愤,从国外“偷师”回来的“自信”碎成一地渣。

我本以为这事只可能发生在朝阳区,毕竟能培养出“朝阳群众”的土地,一定与众不同。但如果你以为我要开地图炮,那就错了,因为同样的事,我在海南又遇见了……

我和另一个身高170体重不过百的朋友逛超市,在超市门口存包的时候,工作人员,一个大妈,忽然开口笑着对我说,“这世界就是有人肥有人瘦,真是不公平,对吧?”

她的笑,还伴随着一个疑问,可能自以为是种亲切?一种对我的幽默?还在期待着我欣然应允的回答?无从所知。我又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暴击中懵圈了,走了一段才回过神,好气,以前练过的吵架方法全忘了。跟朋友复盘了经过,她气愤地拉着我要去反击,我也想反击,但是,怎么反击?和一个陌生人解释“呸!我根本不胖”?

我本来就不胖,但要解释这件事,想想就很滑稽,难道要撩开衣服看肚皮不成?再说,我胖不胖,关你什么事啊!这一次,我除了羞耻气愤,还有深深的无力感。

这种无力感不只是因为她在公共场合忽然闯入我的私人空间,而是她肆无忌惮地谈起一个原本是我隐私的问题。对陌生人评判胖瘦,这不仅仅是礼貌与否,修养与否的道德问题,要追问的,是在道德问题背后,产生这种道德意识缺失的原因。

胖只是胖吗?不,它也是众多“不需要你管”事情中的一件,其他还有穿什么样的衣服,留什么颜色的头发,找没找男朋友,一个月赚多少钱等等,它们都是“我的”,但都被“你”不问自取,这种理所当然丝毫不愧疚的冒犯,其实是对尊重私人领域的毫无意识。

没有私人领域的意识,就不知道尊重私人领域

关于私人领域,政治理论家汉娜·阿伦特做过系统论证。阿伦特应该是哲学家,但她本人特别反对这个称呼,她说哲学关心的是个人,而她关心的是人类。阿伦特的视角是宏大的,她从古希腊城邦生活中得到启发,提出了还原人类生活的公共领域概念。

汉娜·阿伦特

与公共相对,私人领域是隐蔽的,本质在于私人性。在阿伦特的政治思想中,生活被一分为二,一边是城邦,一边是家庭。家庭,是私人领域的代表,它满足人生存的各种需要,吃喝拉撒,繁衍生息,穿着睡衣刷剧……而在城邦,更重要的是自由,而且阿伦特认为,自由只有一种,那就是政治自由,即表达对公共事务关心的自由,意味着你可以作为一个平等个体自由地点评“国家大事”。

这种公共领域的政治自由在私人领域是不需要的,隐秘性是个体在私人领域最大的特征,我的钱、我的财产、我的生命都可以在私人领域得以安放而不被打扰。

为什么一个街上的陌生人可以肆无忌惮地走到我的旁边说我胖?就是因为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被混淆了,甚至可以说很多人根本没有这个概念。没有私人领域的概念,就不知道尊重私人领域,大家都是一个整体,别讲究那么多,工农兵和老百姓都是一家人,说你胖怎么了,关心你你还不乐意?

历史上有名的连坐制,正是突破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界限的典型代表,“人人自危,户户自保”,百姓之间相互监督,相互检举,若不揭发,十家连坐,私人领域的隐秘性被彻底暴露,一切都在当局者的眼皮之下,连隔壁今晚吃什么都被看得一清二楚,以此确保权力的安稳。

此外,又诸如“三纲五常”将家庭领域内的私人关系变为社会中公共关系的一部分,这种观念延续至今便是私人领域的存在感全无。此后,社会一度进入集体化时期,生产资料、社会关系都被公共化,长期的集体主义思维又再次使得公、私领域之间的界限不清。

“私人”概念欠缺成长空间,于是那些你觉得不舒服的指手画脚,在别人看来只是“为你好”以及”说两句有什么”,甚至你的“不舒服”都是一种小资的矫情,“过去还不都是睡一张炕吃一锅饭也没见有什么不好”。

对私人领域的坚持,反映着对公共领域的向往

人们表达和交流的需求是旺盛的,导致私人领域的话题屡屡被提及的原因,除了人们公、私领域不分之外,还可能是当下公共领域的话题不足以满足人们的表达的需求,于是私人话题便成为了一种填充的调剂。

这也就是今天任何一个娱乐明星家事都会被无限放大的原因,这种狂热,除了对名人私生活的好奇,还有便是迫切想要通过言语在公共领域塑造自己个性的需要。

自媒体的出现刚好顺应了这种表达的需要,人们在有限条件内,尽可能地保持着平等的话语权,提什么观点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有言说的权力,一个虚幻而热闹的公共领域就此被架起。而这种伪公共领域也朝不保夕,规范的欠缺往往导致情绪化叙事占领流量制高点,而在公共权力的限制之下,任何予取予夺无可商量。

阿伦特坚持公、私领域的划分,主张将公共性还给公共,将私人性还给私人,而公共领域的覆灭,是全世界面临的困境。因而公、私二者各归其位,首先要做的是重建公共领域。

公共领域是人与人之间互动的产物,可以有多种形式,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书店、沙龙、读书会,甚至是各种互联网社区、微信群等等,这类以话语和意见交换为主的场所最容易形成公共领域的雏形。

公共领域的活动,最大特征是平等,家庭中可能存在不平等,比如你爸爸打你但你可能不能打你爸爸,但公共领域中不行。任何公共事务都应该通过言说解决,动用强力和暴力是绝对禁止的。

身份性平等与公民对话语权的自由支配,成为构建公共领域的必要条件。而对公共领域的根本性制约,是公共权力的不透明,如果要重建公共领域,那么权力必须主动接受监督,权力的运作必须透明可见。与此相对,重建公共领域,恢复人的复数性,是阿伦特眼中控制政治权力最好的办法。

与此同时,对私人领域进行认识并加以保护,才能将之与公共领域作出区分,对私人领域的坚持,其实也反映着对公共领域的向往。所以如果下次碰见,能不能别说我胖了,咱聊点别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群贤艺术网”网站的价值判断。

陌生人,下次能不能别说我胖了,咱聊点别的?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陌生人,下次能不能别说我胖了,咱聊点别的?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优体网
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任钦功官网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99艺术网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