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拍小说品类的异军突起

2017-08-07 10:21:32  来源:

 今日,收到无双先生的消息,说自春拍过后,明清小说价格果然猛涨,原来几千的,现在开口就是几万,自己恐怕要被淘汰出局了……

  无双先生是专藏明清小说的大户,连他都说要被淘汰出局,今年春拍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说是如何异军突起的?现在我们就来唠一唠:

康生旧藏乾隆五十六年萃文书屋绣像木活字程甲本《红楼梦》中国嘉德2017年春拍2403.5万元成交康生旧藏乾隆五十六年萃文书屋绣像木活字程甲本《红楼梦》中国嘉德2017年春拍2403.5万元成交

  6月21日嘉德春拍,康生旧藏乾隆五十六年萃文书屋绣像木活字程甲本《红楼梦》,拍出2400余万元,甚至超出了很多宋版书的价格,令藏家为之惊叹;6月25日,上海博古斋春拍,清代木活字排印本《金瓶梅》以230万元成交,令藏家们再吃一惊。

  清木活字本《金瓶梅》

  高价位成交,算得上“实至名归”?

  在传统的古籍收藏理念中,经史子集才是“正统”。《四库全书》虽然将小说归为子部杂家类,但在文人士大夫看来,小说还只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小消息”“小语录”,治家立身还有些作用,但用于经世治国之学,就不行了,所以“君子弗为也”。这种传统的看法影响深远,即使到了现在,古籍收藏界依然轻视中国通俗小说的收藏。毕竟,无论从文物性、文献性,还是艺术性方面来看,通俗小说都是等而下之,私人坊肆粗制滥造的代名词。

  所以,今春明清小说的超高价位成交,让不少藏家目瞪口呆。不过,以我多年收藏通俗小说的经验,无论是从其知名度还是流通现状方面看,都算得上“名至实归”。

  流通现状:

  因“禁毁”难觅踪迹

  明清通俗小说在流传过程中,曾多次遭遇“禁毁”,其境况恶劣程度远远超出目前古籍收藏界的认知。

  禁毁小说是君主专制文化政策的一部分,明代政府曾有禁毁小说的记录,明初禁《剪灯新话》,明末禁《水浒传》,然而这些只是个案,有明一代并未形成禁毁小说的文化政策。清朝定鼎以后,为收拾人心,对思想文化的控制日益加强,而禁毁小说也成为其文化专制政策的一部分。所禁小说范围由“淫词”扩大到“不经”,并制定律条以科断刑罚。如,清康熙二十五年,康熙御旨要求九大卿奏议全面禁毁淫秽小说;康熙五十三年,九大卿再次复议,定刻、印、贩卖淫邪小说,判刑三年,流放三千里,杖一百,当地发现淫邪小说,主要管理者也会被降职调离。从此通俗小说厄运连连,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历代,也一再重申并进一步加重了打击通俗小说流通的政策,更在清代中期,成立了“禁毁淫邪小说局”这样的专门机构,负责收缴禁毁通俗小说事宜。

  笔者多年专注收藏明清通俗小说,发现十几年间,除《三国演义》《东周列国志》《西厢记》《聊斋志异》等常见品种之外,绝大部分的小说品种,都很难看到第二部出现,尤其是稀见的小说品种,更是难见踪迹。不客气的说,清代同治之前的木刻本稀见品种小说,有钱也买不到。我们现在偶尔看到的珍贵小说拍品,也往往都是国外回流的。这就是通俗小说流通的现状。

  清代大藏书家,藏品的最终归属往往都捐给了国家公藏机构,而因为观念上的轻视,也因为清代严厉的禁毁政策,他们是不收藏通俗小说的。这就造成国家图书馆等公藏机构通俗小说的馆藏数量并不丰富。笔者多年来,千辛万苦购进了五百多部不同种类小说(小部分话本小说),经与有关部门统计比对,其中有大约154部国家图书馆未做著录。虽然不能说这些藏品有多么珍贵,但通俗小说的流通量很少,这个结论不会错。国内公藏机构,以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北大图书馆、大连图书馆的通俗小说收藏最为丰富,也分别仅有几百部。

  民国时期,很多有识之士认识到,只有通过民间百姓喜闻乐见的小说形式,寓教于乐,才能把新的革命思想传达给大众,以开启民智。因此,梁启超、鲁迅、胡适、郑振铎等当世文学大家,纷纷投入到小说创作研究中,中国通俗小说的地位,得到了空前的提高。1933年,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总目》出版,也是中国通俗小说第一部标准的目录。这一时期,小说的流通现状虽然有所改善,但明清通俗小说依然没有得到藏家看重。

  经验分享:

  残本亦值得视若珍宝

  今年春拍小说品类的异军突起,我们要冷静看待。从程甲本《红楼梦》来说,其起拍价只有20万元—50万元,这个价格代表着圈内人的普遍观念,而实际成交2400万,应该是圈外资金闯进了古籍收藏领域,代表着圈外资金对古籍收藏的认知。这种价格上巨大的落差,是两种不同的收藏理念激烈碰撞的结果。

  那些新进资金,或许不了解多少经史子集的版本知识,但对于中国最为优秀的经典名著《红楼梦》《金瓶梅》等,一定耳熟能详,所以出现这样高价位的成交结果,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但这对于传统古籍收藏爱好者来说,这无疑是一次观念上的强烈冲击。

  稀见明清小说的存世量,是用个位数来计算的,国内专注收藏明清小说的人,也是用个位数来计算的,这两个个位数的统计,突显了明清小说收藏的尴尬境地。未来的古籍收藏,明清小说价格的走势会如何?我不去做预测。但有代表着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经典名著,以及把一生都奉献给小说创作与研究的鲁迅、胡适、郑振铎、俞平伯、阎崇年、冯其庸等中国近现代文化学者,难道还不足以让收藏界人士转变一下观念,开始重视那些价格尚处于历史低位的明清小说收藏吗?

  对于古籍收藏,著名版本学家李致忠先生曾提出三性标准,即“文物性,文献性,工艺性”,笔者深以为然,但实践中,笔者认为还必须掌握“实用性和高知名度”的标准。而无论从实用性还是高知名度方面说,明清小说都是极具代表性的。通观所有藏品,无论是名人字画,还是官窑瓷器、青铜玉器,以名气而论,还要数古籍收藏中的四大名著,以及《金瓶梅》等通俗小说类著作,国内外均有大量追捧者和研究者。而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走出国门的,也都是实用性藏品,比如,中医、武术、美食,以及明清经典小说。

  收藏现状:

  新资金闯入带来巨大“碰撞”

  明清通俗小说里,康生旧藏程甲本《红楼梦》和木活字排印百幅插图本《金瓶梅》率先突破,高价位成交,在我看来是有其自身原因的。首先,《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经典著作,名满世界,康生旧藏程甲本《红楼梦》,原是近代四大小说收藏家之一傅惜华先生旧藏,后被康生攫为己有。康生文学功底极为深厚,尤其对通俗小说的研究,有着高超的水平。笔者看过康生点评傅惜华藏品明代版本《水浒传》(不全),点评的字里行间,无不透出康生对《水浒传》独到的见解。因此,康生的喜爱之物,价值不菲也就可以理解了。而博古斋拍卖的一部《金瓶梅》以230万成交,现在看来虽属高价,但在我看来,今后还会有上升空间。毕竟物以稀为贵,再想找出一部活字本绣像《金瓶梅》,怕是很难得的事情了。而且有精美绣像的通俗小说价格早已不菲。这点在收藏通俗小说时,要尤为注意。

  在实际的小说收藏中,还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那就是我们很难看到全品相的藏品,这是因为通俗小说一直流传于民间,保管不善造成的。笔者开始也很介意,看到不全的小说,往往放过,后来发现,傅惜华先生很多早期小说的收藏,也是不全的,尤其是一部孤本《新闻跨天虹》虽只有三回,傅惜华先生却视若珍璧。所以,那些很稀少的小说,即使缺张少页,只要是没见过的,笔者也会主动买下来,留作研究。目前很多“通俗小说总目”“通俗小说丛刊”,所记录的样本往往都是不全的几回或几卷,残品通俗小说依然堂而皇之被记录在珍稀小说丛刊之中,这大概就是通俗小说很少流通于世的结果吧。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群贤艺术网”网站的价值判断。

今年春拍小说品类的异军突起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今年春拍小说品类的异军突起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