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年度展——对话杨剑平

2014-11-06 09:17:57  来源:群贤艺术网

DSC_0138.jpg

  “造型的方位——2014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年度展”已于10月31日在上海市宝山区上大路99号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隆重开幕。此次展览特邀了来自京津宁苏沪杭穗台等与学院当代造型探索相关的十八位艺术家参加,他们是来自中央美院的武艺、梁硕;来自清华美院的李象群、白明;来自天津美院的谭勋;来自南京艺术学院的毛焰;来自中国美院的张克端;来自上大美院的秦一峰、孙小平;来自上海的著名艺术家申凡、何赛邦、计文于、朱卫兵;来自苏州的著名艺术家虞村;自上海移居北京的巨幅山水画家徐龙森;在台湾上海两地生活创作的郑在东;自中央美院毕业留京的年轻职业艺术家厉槟源;毕业于广州美院的著名青年画家段建宇。本次年度展还同时展出两个特别项目,一个是湖北美院毕业的著名艺术家史金淞主持的个人项目“淞艺博”;一个是由原浙江美院毕业的著名艺术家耿建翌等组成的团队项目“想象力学实验室”。一同以“方位”一词探究当代语境中的造型语言的多元变化和连接文化历史资源的可能。

  本次年度展策展人李晓峰教授主持了开幕活动,上大美院院长汪大伟先生代表年度展主办单位致辞,年度展展览总监杨剑平、年度展学术研讨会批评家代表贾方舟先生、年度展艺术家代表史金淞分别上台发言。众嘉宾及参展艺术家为2014年度展举行了隆重的剪彩仪式。

  开幕当日举办了年度展学术研讨会。研讨会由年度展策展人李晓峰主持,上大美院副院长杨剑平教授在研讨会开幕式致欢迎辞。与会的批评家有中国批评家论坛轮值主席、秘书长、中国批评家网站主编贾方舟,著名艺术评论家、策展人陈孝信,著名批评家、策展人杨卫,《上海文化》主编、著名批评家吴亮。东方卫视、解放日报、新民晚报、富世、雅昌艺术网、中国贸易报·艺术周刊、艺术当代等媒体记者、美院年度展参展艺术家、上大美院教师、学生、在沪的上海艺术家、文化艺术界友人共享了这场视觉艺术盛宴。

  针对此次年度展览活动,《中国贸易报·艺术周刊》记者特约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杨剑平教授(以下简称杨)以及著名批评家贾方舟先生(以下简称贾)进行了一次访谈。

DSC_0156.jpg

  对话杨剑平(一)

  记者:杨院长您认为举办这样的当代艺术展对学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杨:传统的教育方式是封闭的,但现在的社会是开放式,教育方法也应该随之打开。我们这次做的这个当代展览其实是代表一个态度——这是确实发生的、我们所关注的这个事情,从学业方面去研究,展示出来的其实就是一个态度,外面在发生什么,你不去关注,它也是存在着的。老师、学生、艺术家,大家联合起来一起探讨,对学生,对所有人都是影响重大的。

  记者:这就是所谓一种学习、借鉴,是一种展示、观察的态度,不能回避,更不能漠视它的存在。

  杨:是的,你不能漠视它、逃避它,而且它在非常健康地、多样化地发展着。

  记者:当代艺术还是小众的,许多普通的藏家不太能够接受,对老百姓来说是更是理解不了当代艺术存在的意义。在这样的夹缝中怎样才能使当代艺术可以健康地发展,确实是一个值得探讨和研究的问题。

  杨:记得哲学家黑格尔说过:“存在即合理”,就是说,你要看现在我们关注哪儿,如果说我们关注传统的东西,那么传统的东西就很大;如果说现在年轻的或者其他艺术家关注的是当代,那么当代艺术就会占据很大的分量。就像我们学造型,透视原理,你贴的很近它就大,你远它就小,当代艺术能否成为大众,就要看你走得多近,看的角度不一样,结果就不一样。

DSC_0228.jpg

展览现场

  记者:怎么才能很好地健康地发展?

  杨:如果有人去做那种不是很商业很市场的艺术,并且一直在坚持着,那么肯定有他的道理,也可以说他和当下的生活更加贴切,他的作品也更有价值。等以后你真正关注进去,就会发现他有他自己的市场。

  记者:对,存在即合理。

  杨:在传统与现代之间他有非常广阔的天空,一方面我们说传统要回头看,还有一方面是往前走,可能因为你离得还比较远,看的比较模糊,但至少存在一个方位在,在所谓的前卫和传统之间有非常广阔的余地,有些艺术家他无法准确定位是当代还是传统,他只是往某一边靠而已。

  记者:这算是一种搏艺,一种融合。

  杨:对,是一种融合,还有就是文化生态、文化的角度不大一样,看问题的方式也就不一样。我们看东方研究伊斯兰文化,我们研究出来的东西跟西方的东西不一样。在西方来看,他属于东方的伊斯兰文化,不是他们的。东方的伊斯兰文化有非常好的传统、非常悠久的历史,真正从人类学、从历史学来说,他比我们已知的文明更早,比如说两河流域。但这部分东方文化我们并没有去认真研究。

DSC_0339.jpg

展览现场

  记者:这是因为我们没有以包容的心态来学习吗?

  杨:对,这个就是所说的固步自封。我觉得学术和艺术也是这样子的,从学院来说,不能个人以为这东西好我就要去研究,个人以为不好就不去关注。它至少是存在的,这就是道理。这么多年轻优秀的艺术家在努力创作,从学院角度再来关注这个,它作为一个现象,它存在着,你就要去学习去研究,所以从这个反面来说,我们做的这个展览非常开放。

  记者:就像上海这个城市一样,总是能够最先接触最前卫的一些东西,而且还能以一颗开放包容的心接受一些思想一些文化,这是比一些内陆城市更加优秀的地方。上大美院能以这样的包容心态去做这么优秀的当代展览,确实让我们感到非常钦佩。

  杨:我们学院做的一些事儿,只能说是我们在做的这个展览和其他学院做的有一点不同。展览其实不是很大,但是我们确实在认真去做。

  记者:但是这个展览的意义是很大的。

  杨:我们展览的整个机制也是在做一种新的尝试,希望能更科学一些。我们不是按照某个领导安排的去做展览,而是要形成一个策展人机制,科学的、学术地去主持。策展人怎么产生呢?自荐还有举荐。经由上海或者中国某个优秀批评家举荐,不过大部分还是通过大家自由报名。最后由学术委员会来定,而不是由行政领导来定。院行政班子授权给学术委员会,那么这个学术活动只要不违反原则性问题,行政就不能去干预。

DSC_0171.jpg

展览现场

  记者:也就是说,这些艺术家是策展人选定的然后报告给学术委员会,进而挑选出来的?

  杨:对,策展人的艺术主题还有策展的方式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比如说经费、时间以及学术活动的整个周期的一些安排等。其实这个展览是这次活动其中的一个,还有一个年末论坛,还有一系列围绕展览的学术讲座,这是一年的展览,这次展览只是一个章程。

  记者:那明年活动的主题和展览的内容,已经在策划中了么?

  杨:我们一般是在开春准备,学术委员会在开春后第三周或第四周,负责把这件事定下来。

DSC_0165.jpg

展出作品

  记者:这样一个活动持续下去的话会给学术界带来很大的影响,有可能会带动一种学风的形成。

  杨:我觉得有些事情不在于大小,而在于坚持。比如说我们这个活动,在年度上使它常态化,每年都去做,每年去关注一个新的焦点。以多方位的角度来研究这些现象。每年截取一个热点,比如关注学院教育,关注设计等等。由学院委员会和策展人共同商定来确定这个主题。一旦定下来之后,策展人选取哪些艺术家的作品我们就绝对不能干涉了。可能某个艺术家我不喜欢,但我们绝不会干涉策展人选取这个艺术家参展。

  记者:那就是说策展人的欣赏水准,他的视角直接决定着这个展览的水准。

  杨:对,本次展览的成功,这个展览的高度就是李晓峰的高度。

  记者:那同时也代表学院的高度。

  杨:是的,学院在拟策展人上不会带着行政眼光,我们希望这个学术展览能够完全学术化。比如去年,我就是作为一个参展艺术家来参加这个系列展的。

  记者:这三届年度展览都是李老师的策展的?

  杨:是的,我们本来是希望有更多的策展人参与进来,但是有很多条件限制,因为学院做事情和美术馆不一样,学校没有整套的机制、整套的班子,需要借用,策展人自己没钱的,他们外面策个展都有一定的活动经费,我们在这方面也受限制。

DSC_0144.jpg

展出作品

  记者:这个学术展览活动经费是由学院来出资的?那其中的投入都用在什么地方?

  杨:这个投入主要用在画册还有二十场学术研讨会。我们希望有充足的活动经费,这样可以使条件更成熟一些,以便可以多请一些社会上的艺术家参与进来。去年跟今年这种年度展以后不能再做了,这完全是一种义务的活动,一直这样会很累。今年学术委员会还是邀请了李晓峰来做,为什么呢?因为外面的评论家他不了解学院的情况,李老师他是史论系的老师,他很适合策展这个活动。做了这三年年度展以后,我们美院要在今年正式成立美术馆。

  记者:就是把现在这个地方作为美术馆?

  杨:是的,还有三楼。然后请李老师来做馆长,这样就有相应的人员、相应的场地来把这个活动变得常态化。我们还计划再过一两年,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在延长路再建一个新的校区,然后再建造美术馆,计划投入二十亿,把美术、影视加在一起,建成教学与实践相结合的这样一个园区。计划中新美术馆要有两万平米,我们现在活动的运作,其实都是为将来做准备。

DSC_0163.jpg

展出作品

  记者:实际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前期在慢慢地摸索当中慢慢形成成熟的机制,最后开花结果。我相信咱们美术学院美术馆在您这样一个非常开明、非常大度的领导的指导下肯定会发展的非常好。

  杨:没有没有,毕竟我们的第一职业是老师,最先考虑的还是教学问题。

  记者:因为您是从老师这个方向走过来的,最了解学生的一些需求,因此最先知道如何从学生从学院的角度去发展,这是很专业的角度。最可怕的其实是从行政机构出来的非专业人士来领导专业人士,那在具体策略的决定与执行上会遇到很多麻烦。

  杨:我们知道我们学院缺的是什么,有句话说得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不请外人来做这个展览,就是因为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我们需要什么,就像生什么病就要找什么医生。行政化这种过渡管理其实是一种错位,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完全起不到效果。做专业的他去搞行政,搞行政的以为可以把专业做好,结果完全达不到预期效果。

DSC_0167.jpg

展出作品

  记者:做领导以后,您创作时间就会相应减少很多,这个时间是怎么来分配的?

  杨:会少一些,因为行政上的很多事情需要去处理,我们学校对我还是比较宽容的,一般琐碎的事物就不用我亲自参与了。自己本身就是老师,是艺术家,跟其他老师平时就像朋友一样,关于行政上的事大家商量着去做,真正专业的东西其实不应该是累的,反而是非常有意思的,就像李老师策划的这个展览一样有意思的事情,谁都愿意参加,谁都愿意贡献一份力量。就像爱,它是很累,需要责任需要承担,但是你喜欢啊你愿意付出,感觉就很幸福。

  记者:就是因为喜欢,所以即便没有钱,也愿意在学校策展这样一场活动。

  杨:是的,学校就是给基本工资,但是策展活动需要额外高出很多工作量,包括这些艺术家来,也是没有出场费的。但是朋友在一起策划个活动聚一下非常开心,像华山论道一样,这个就是策展的意义了。一些全国超级性的展览其实是错位了。

DSC_0161.jpg

展出作品

  记者:若是把利益作为展览的根本,那是很乏味的。

  杨:一方面是利益,还有一方面是它没有一个策展主题,单纯得放在一起。

  你把芝士啊腐乳啊xo啊茅台啊可乐啊混在一起,这根本就没法喝,即使都是最好的东西,混合在一起也就糟糕了。哪怕我就青菜萝卜豆腐也很好吃,干干净净的单纯,一碗粥也可以,但他们揉在一起就很麻烦了,往往展览大了以后就很难做到专业了。所以现在一般专业的专题性展览、主体性展览都会选取一个主题。

  记者:现在很提倡这些主题性的的展览,有意思,大家也愿意去参与,而且从中能学习一些东西,能有助于指引他们发展方向。

  杨:是有一个指引作用,就像生活一样,现在生活品质提高了,你需要什么风格,就会出现什么风格的设计师。你是白领,那设计师就会根据你的职业你的需求为你量身定做,简单还是复杂跟钱多钱少没关系,只要你喜欢,哪怕简约的东西也会让人流连。

  记者:有些东西本身很简单,但是放在合适的地方就会体现出他的价值,那就大放异彩了。

  杨:所以就像是全国美展,展览很大,拥有那么多资源。但是实在是不好看,不是作品不好,而是放大杂烩一样没有特点。

DSC_0169.jpg

展出作品

  记者:感觉像是东北的乱炖一样

  杨:一般大学学院做的展览确实就有这个问题,比如说我们第一年做的年度展,我们不知道我们要什么,但知道肯定不要什么,当时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参加了,人人有份,这是共有体制学校的弊端。老师你参加了我没参加怎么可以?你是教授我也是教授,张教授李教授谁能不让他们参加?尽管大家知道这样乱哄哄的没什么结果,但是不参加就来问题了。斤斤计较的结果是非常荒唐的。后来我们就想我们能不能反过来,从结果来找过程,这个是专业的不能有干预,要有专家来策展,撇开行政部门的干预。这样展览才变得有意义起来。

2014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年度展——对话杨剑平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2014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年度展——对话杨剑平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