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出昆仑——对话徐龙森

2014-07-22 11:24:46  来源:群贤艺术网

QQ图片20140722112314.jpg

  徐龙森山水画展举行的时候,恰逢江南梅雨季节,西湖畔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门口,“玉出昆仑”几个大字下,人头攒动,嘉宾满怀激情地致辞,慕名而来的观展者啧啧惊叹。

  徐龙森在艺术界,可谓传奇般的神秘人物,他所迈出的每一步总是非同一般,从中国第一家画廊东海堂的成功经营,到十年前激流勇退出辉煌的画廊界,毅然来到北京的创作室,走进自己精心雕琢的有着双层白玉回廊、嵌着荷花水池的江南庭院、客厅挂满明清古董字画、两个篮球场般大小工作室的徐宅。这一沉寂就是十年,十年磨一剑,他整日沉浸在自己的山水世界,与古人对话,与画作对话。中国美术馆范馆长曾在研讨会评价说:“他始终有一种在精神上的‘怀古’,‘追远’的理想。……我理解徐龙森的‘远’不仅是要在形式技巧上要去解决视觉的空间和形象,更重要的是有一种文化的‘怀远’”。

  那天展览开幕确是令笔者深感震动,第一,是中国美术学院与浙江美术馆联合作为主办单位;第二,院长许江作学术主持,高士明与马峰辉联合策展;第三,文化部艺术司和浙江省文联作为支持单位,而前院长肖峰,著名前辈艺术家全山石、吴山明等老前辈全都出席,一般的展览是做不到这点的。文化部新闻发言人、办公厅副主任陈发奋致辞中提到"徐龙森就是这样一位值得更多人了解和喜爱的艺术家。他二00八年的代表作「三棵树」从传统中来,但与现代公共空间的关系以及所彰显的当代格局和中国审美精神带给当时的中国画界一股‘前无古人’的振奋之气"。

  赶在6月末,我们终于有幸踏进了位于东风艺术区,被许江所称叹的,典型的南方式建筑群落。推门而入,迎面荷塘碧叶亭亭,含苞者待放,盛开者争艳,水榭楼台,一片祥和,一片清闲淡雅。我们的采访,就在一间工作室兼休息室开始了。

  艺术周刊:您的展览,范迪安馆长一般都会出席,能够得到中国最高美术馆馆长的肯定,很不易的。

  徐龙森(以下简称徐):范馆长跟我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关系,是纯粹的君子之交,虽然他在我这里只吃过一次饭。(笑)我的画现在在国内艺术界得到了很高的认可,许江总共跟我见了三次面,年前他到我的画室来对我说,徐龙森你拯救了中国的山水画。这次的演讲稿及文件都是他自己写的,这是非常少有的。

  艺术周刊:展览后有媒体提到,您是“宅出来的成就”,您怎么看?您平时的娱乐活动都有什么?

  徐:娱乐活动只有绘画了。我是1976年从工艺美术学校毕业的,学校是中国唯一的艺术院校,是为了培养工艺美术人才设立的,文革期间就存在了。我们这一届出了很多人,都是非常优秀有才华的,比如谷文达、陈真、陈振镰等等。1976年刚毕业的时候,还跟朋友们玩得很好,后来到了80年代中期,我就觉得我的性格在变,变得很快,迅速变成一个超级宅的人,就是什么事都不跟别人说了,只想事情该怎么做,做了也不去跟朋友说。比如我作画期间,几乎和整个美术界没有太多联系。

  艺术周刊:不去交际,不去应对媒体宣传,更不去理会画廊销售,那您不担心您的作品不被人知道么?

  徐:酒香不怕巷子深,我正儿八经去做画家,需要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时间对我如金子般的宝贵,更何况作画需要长时间持续的思想循环,所以我需要安静,要安心创作,不能分身去应对媒体,应对商业销售作品等。男人都要经历几个过程,等自己的学术和技能都达到较高的程度时会产生莫名其妙的使命感。然而使命感却会成为日后最大的创作障碍,有了使命感目的性和功名性太强,就不能做到心无旁骛。

  艺术周刊:有篇文章提到,有次徐老师去香港拜访黄君实先生,被一幅王蒙的作品深深吸引,在20分钟里完全融入到画中,刚吃过午饭的您竟然说又饿了。

  徐:我身上有一个能力,比如说看到一幅真正好的山水画,当我真正投入到其中的时候,有几分钟我完全从现实抽离,从这个世界消失,融入到那个山水画境中,全身心地畅游。这是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摄入的不是记忆是理解,再好的东西死记硬背是记不住的。尤其山水画是千变万化的,意志力高度集中,体能消耗是很可怕的。对于一幅作品,我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观察力,基本几分钟就可以溯源到该作品的前身后世,这就像夫妻俩之间的默契,这是种节奏,就像呼吸的节奏。当你熟悉了画面的节奏,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是谁的作品,是否是精品。

  艺术周刊:当您从作品中抽离出来的时候,您会不会特别想提笔创作?

  徐:不会,我脑子里会想,如果换成是我,我会怎么去处理。不要去崇拜他,崇拜没有用,要跟他的作品、笔墨交流,提高自己。我07年以后,我基本什么画展都不看了,从那开始我就专心在我的画、我的创作中思考。我们这一代人依然和前几代先人同样面对文化转型的困惑和机遇,此时唯有要潜心创作。不要着急出名,发现自我是如此的重要,天份没有勤奋的支撑等于零。

  艺术周刊:就如许江院长在开幕致词中指出:“徐龙森的画强烈而深刻地触及中国视觉文化中的几个重要问题。我们未来在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徐龙森的画是我们绕不过的话题。”您是什么时候创作了属于自己的传世作品,是何时以此来改变山水画界格局了。

  徐:所谓的传世作品就是历史名品,每一位大画家都会有成名作,当我画出一幅佳作后,我不会想到怎么再超越它,怎么让自己再出同类的作品,我只会再研究别的手法,另辟蹊径,成就第二幅佳作。譬如我想创作一种有蓬勃、向上感的作品,为了追求那种线条感,那种张力,在犹豫不定,找寻不到灵感时,我就会给朋友打电话,说要去看看南京西霞山“僻邪”。见到实物之后我从它身上找寻到了我所需要的那种线条、那种蓬勃感。画画是一个创作性的行为,不能起小稿,小稿会限制画家,根本没有创作状态,完全是临摹。真正的创作是永远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永远不知道下一笔画什么,这才是创作。

  艺术周刊:接下来还有什么创作及展览计划吗?

  徐:手受伤影响我的工作,把我的创作计划全都打乱了,本来明年9月的浙江美术馆展览,对我是很大的挑战,作品要有新鲜感,要有不同;安有独到之处,是个很辛苦的事。

  艺术周刊:对年轻艺术家来说,是多看重要,还是多画重要?

  徐:年轻人要多看,中国艺术史西方艺术史都要了解,充实自己的思路,然后再要多出去看,游览三山五岳,心中得有旷远的意境,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

  艺术周刊: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忠告?

  徐:人的一生要经受很多诱惑,规避诱惑,把生命缩成一条直达目标的直线。人生最消耗精力的人、事物用四个字就能总结:患得患失。对画家来说没有做好与做不好,只有做与不做,决定了就做到底,撞得头破血流都要走下去。我们画画一开始很辛苦,因为我对任何艺术都是没有特别强记忆的人。解决这个问题我用了十年,因为看的古画太多,太懂,太了解了,一下笔就知道好与

  不好,感觉不好看,然后我就非得研究,这一研究就是十年。

  一个人是不是一直保持自己的个体性很重要,尤其在太平盛世,如果保持不了自己的个体性那就是墙头草,如果有好的条件不去使用,那就是浪费。必须有智慧和勇气才能在众多东西中找寻到自己想要的。很多人可望成功,凡是成功了就能证明他的东西好。但是一个可望成功的人是不会真正成功的,真正的成功是自己内心的自信,只有自信了才会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坚持自己的东西,走向目标,走向成功。这才是作为艺术家应该具备的真正的品质。

  尾记:采访结束后,徐老师留我们参加了他的家宴,外面雨声渐起,画室顶棚雨水敲打的声音混杂在主宾谈笑与觥筹交错声中,倒是更突显出徐老师如他山水画般的豪爽。他曾自嘲说自己经常宅画室里几个月不出门,但或许正是那份执着,那种不为外物所烦扰的心态,才成就了具有拯救中国山水潜质的徐龙森。愿他带领着中国山水画家走出一条新的道路。

  (本报记者/焉笑华 任作君)

玉出昆仑——对话徐龙森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玉出昆仑——对话徐龙森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