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怀方能观道 观道适以澄怀:汤亮艺术人生之书法篇

2016-01-26 08:59:20  来源:群贤艺术网

 主持人袁思陶的话】

虽然与汤亮尚未识荆,但仅从朋友只言片语的介绍中,就对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很难想象,一个执掌超百亿规模企业、又身兼多项社会职务的企业家,工作繁忙间隙,竟然还是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上海市政协书画院画师。此外,除了“泼墨抒怀,丹青寄意”外,他亦是沪上著名的古书画收藏家和书画艺术鉴赏家,著有《金冈精舍藏画赏析》一书,假十年之功,对私人收藏的700余幅古字画悉心研究,钩沉史实,逐一点评,迭有妙论。

经由和汤先生的一番交流,我向他提出了一些书面问题,请他和广大网友一起分享他在书画艺术方面的心得

汤亮近照

主持人袁思陶(以下简称主持人):时下,挥毫泼墨已经成为诸多文人雅士修身养性的一种生活方式,其中也包括不少企业家。汤先生,我知道您就十分钟情于书画艺术,可否请您分享一下在这方面的心得体会?

汤亮:我认为,每一个人心中都蕴藏着一种审美需求。无论是喜欢书画、音乐、舞蹈,还是喜欢阅读、运动、旅游,源动力都是来自于内心的一种审美渴望。他认为这是最美的精神享受,他就会孜孜不倦地去追求,沉浸其中,物我两忘。

喜欢泼墨的人,就是通过写字环境的熏陶、字形布局的琢磨、自如运腕的挥洒,包括书法内容的选择等,来享受一种精神的抒怀、释放和升华。我和许多热爱中国书法艺术的人一样,经常通过书法来放松心境,忘掉尘世欲求,洗涤心灵杂质,让心静下来,达到禅宗所说的那种“静照忘求”的思想境界。哪怕仅是片刻的静居幽思,也是很美妙的精神享受。

主持人:我经常听一些书画艺术家讲,书画艺术的最高审美境界,就是“澄怀观道”。这似乎和您追求的“静照忘求”的境界是一致的。

汤亮:您说得很对。不同的艺术门类,表现形式虽然林林总总,但是追求的思想意境却是相通的。“澄怀观道,卧以游之”,这是一个很有名的历史文化故事。六朝时,南宋画家宗炳是个旅游发烧友,他一生游历名山大川,边游边画。晚年走不动了,他就把以前的画作挂在墙上,卧而观赏,权当再游。宗炳提出的审美标准,就是要把自己的情怀过滤得十分清澄,要一尘不染,这样才能细细体会山水画中的“自然之道”。近代中国美学家们都非常推崇宗炳的这种说法,“澄怀”是审美主体,“观道”是审美客体。所谓“澄怀方能观道,观道适以澄怀”,说的就是这个审美过程。

 

汤亮在书法创作中

主持人:您是如何与书画结缘的?

汤亮:一个人艺术修养的源头,无非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家庭熏陶,二是师长教导。我与书画结缘,更多是来自家庭的熏陶。我出生于一个钟爱传统文化的书香门第,外公,叔公及四位舅舅,在书、画、印诸方面,皆有相当的造诣。很小的时候,舅舅们就领着我去美术馆看展览,他们的书画作品也挂在展厅里。舅舅一一给我指点着沈尹默、谢稚柳、程十发、陆俨少、唐云、林散之等大家作品,回家就辅导我涂鸦。我才十几岁,就喜欢上了中国画,记住了许多画家名字,也能大致分辨出他们不同的绘画风格。比较好玩的是,其中一个舅舅喜欢钻研装裱,我也把它作为游戏,在一旁凑热闹帮忙。多年后,我在《金冈精舍藏画赏析》一书中,谈到一些传统装裱的手法,与此是不无关系的。如果说结缘,我想,这该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吧。

主持人:您的“学宗一家”,是从哪家入门的?

汤亮:我虽然自幼习书,临汉碑,学二王,但是要说“学宗一家”,自感还没到那个地步。多年来,我追求的是如何把字写得“更有中国书法的味道”。这也是早年家庭长辈的教诲,我一直记在心头不敢忘怀,也很受用。要说入门,我以为,颜筋柳骨是写好书法的基础,以楷书起步是学书正道。

说起来,中国的传世书法,最初也是起源于民间书体。如历代书家推崇备至的汉碑来说,原本就是庶民体,“一碑一奇,莫有同者”。后世以碑为帖,才逐渐演化成为不同的文人体。中国历史上,书画虽说同源一体,区别还是有的。譬如,历代有专职画家,可几乎没有专职的书法家。所有书法大家,大抵都有本职,书法是业余的,写得好,有了名气,前来求赐墨宝的人就多了。我想,原因恐怕就是画画更需要有专门的学习,书法则是凡读书人皆会挥毫的,只是俊丑好坏而已。后来书写工具变了,传统书法才逐步成为一门专门艺术,也衍生了专职的书法家。

主持人:在您的求艺历程中,对您影响最大的师长是哪一位?他给予您哪些难忘的教诲?

汤亮:自然还是家庭长辈中的那些“民间书画家”。我给您讲个故事吧,这个故事是我舅舅很久以前讲给我听的。舅舅有个比他大十来岁的朋友徐先生,打小读私塾出身,三、四岁时,就在檐下扎马步,执笔蘸水,在磨光的城砖上写大字。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直到50来岁时,自觉学书已成,就用心写了真、行、草、隶、篆和魏碑六体书法,汇成一卷,寄给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一位著名书法家戴老先生评点。过了一段时间,老先生随书回了一封信,信中说:“字的架势很漂亮,但积习已成,病入膏肓,劝你今后不必再练,多写无益……”这个故事对我一直是个棒喝,它第一次让我知道,写书法居然也有“积习难返,病入膏肓”的“绝境”。故而,我几十年写字,绝不敢凭空臆造笔法,就是自我警惕,不要使那些无本无源的笔法形成书写习惯。

 

汤亮创作中

主持人:您对史上的哪些经典书帖有过深入研习?您最钟情的书家有哪些?

汤亮:我平常研习较多的经典书帖,有王羲之、智永、李邕的。最钟情的书家有褚遂良、怀素、柳公权、米芾等。

主持人:书家常说的“通临百家”,您是怎么看的?

汤亮:要做到“通临百家”,何其难也!至少,我远没做到。现代人毕竟不像古时的文人士子,有大把的时间呆在书斋里,可以用一辈子光阴去“通临百家”。据我所知,古代书家真正做到“通临百家”的也很少,更遑论今天的书家。我的看法是:与其“通临百家”,莫如“精读各家”。临帖重要,读帖也很重要。这和“熟读唐诗,下笔有神”的道理一样,读帖常有新会意,临帖才会时有新意。

汤亮作品《金冈精舍藏画赏析》

主持人:根据您多年读帖的心得,请谈谈对不同笔法、字法、墨法、章法的规矩和规范的体会。

汤亮:您出的这个题目很大,有点老虎吃天,无从下手。先说说我通读王羲之行书帖的体会吧。王羲之的代表作有《兰亭序》、《姨母帖》、《丧乱帖》等。据说,《兰亭序》原帖是王羲之用蚕茧纸、鼠须笔写成的。当时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少长咸集,宾客兴致极高,所以王羲之的字也写得遒媚劲健,有如神助。事后他又写过很多幅,但都不及当时所写的这一幅。可见,从某种意义上说,书法是兴之所至,一挥而就的艺术。若兴不至,势不成,下笔必迟滞。《姨母帖》的风格又不同,笔法多变,内含筋骨。梁武帝萧衍曾评其字“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阁”,唐太宗李世民甚至认为他的字已经达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丧乱帖》则反映了王羲之苦于丧乱的不安情绪,因无意于书,随意间,书法越见自然。此帖的用笔、结字,与《兰亭序》比较,更略带古意。曾有些专家推断,此种书体才更近王羲之书法的本来面貌。

再谈谈我读怀素三帖的体会。《苦笋帖》的字不多,运笔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虽变化无常,但法度具备。此帖多用枯墨瘦笔,尽管笔画粗细变化不多,但有单纯明朗的特色,增强了结体疏放的感觉,与其奔泻直下、一气呵成的狂草书势相得益彰。《自叙帖》有七百余字,首尾贯通,每字的点画体势,都准确地体现了草书法度。怀素创造性地把篆书笔法融入草书,尽量运用藏锋出笔,或借用上一笔余势来造成下一笔回锋,充分表现出线条的圆转活脱和刚劲矫健。《食鱼帖》则是另一番气势,富华圆润,清劲浑熟,放逸张狂,动不失规矩,静不失生动,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醉僧”狂草,酒酣兴发,书以畅志,字完而势不尽,气概自是不凡。

汤亮近照

主持人:在汲古纳今的基础上,您对形成自己的书风有何考虑?

汤亮:我有一方有趣闲章,印文是“我之为我,自有我在”,我很喜欢。一个人的书风形成,应该是自然而然的事,很难刻意为之。只要把字写好,写出自己最佳状态就行。

主持人:在您的书法作品中,您希望体现出什么气质?

汤亮:在自然、随性的抒发中,体现出一种书卷气。

主持人:您是如何评判一幅好的书法作品的?

汤亮:评判一幅书法作品,有时只能意会而无法言传。这就如同读书帖,看你能不能“悟”到“空”的境界。佛家所说的“空”,就是回归一切事物和现象的真实本性。从这个哲学概念来说,凡是能让人体验自由、享受自由的书法艺术,就是上品佳作。

主持人:继承和创新是当代书法发展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也是书家在创作中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您在创作中是如何处理好这一对立统一体的?

汤亮:中华文化两千多年来延承不绝,主要得益于方块汉字的一以贯之;而汉字的一脉相传,又主要得益于笔墨书写的艺术传承。汉代以降,中国书体虽然多有变化,但基本的书写规则变化不大,为了追求书法艺术的美妙变化,似乎已经穷尽天下书家的心智。所以我觉得,当代书法艺术面临的首要挑战,不是创新,而是继承。一般来讲,学书者皆唯恐书风不古,有些自创的“创新”书体,其实是有悖于书法之传统。当然,这并不等于书法就不能创新。且不说当代书法所用的笔墨纸张,本身就与古代大有不同,而且好多字体也有明显变化,今人书法本身就蕴含了许多创新。

我的基本看法是:书法要尊古,但也不能食古不化,譬如有些书家把字写得谁也看不懂,就没这个必要;要鼓励创新,但也不能乱搞,曾经看到某些“气功书家”,写字前还要手舞足蹈一番,煞有介事,就很好笑了。

汤亮编著、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金冈精舍藏画赏析》

主持人:钱穆先生曾经说过:“非通中国人文之妙,宅心之深,何可言书法?”您对中国传统文化与书法之间的关系有何见解?对当下提倡传统文化复兴有何认识?

汤亮:书法独步天下,悠悠数千年,可谓是中国传统文化之魂。书法既是汉字的造型艺术,又与中国历代的优秀诗词、楹联、碑铭作品等互为依存,在审美感染中相互生发作用,在文化传承上相辅相成。传统文化中的种种器物,如甲骨钟鼎、竹简帛书、碑版铭志、匾额条幅等等,都是书法艺术特有的表现空间。还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也都是中国书画艺术催生的传统文化物质。书法艺术正是借助了这些传统文化的硬件,才创作出了具有艺术特性的作品。

除此之外,中国传统文化对书法艺术的影响也是极其重要的。我认为,其影响主要在四个方面:一、“阴阳五行”的古哲学思想,派生出了书法艺术的黑白、虚实、大小、粗细、浓淡、枯润、方圆、奇正、向背、呼应、顺逆、刚柔、疏密、巧拙等对偶艺术论;二、“天人相应”的理念,孕育出书法艺术“得天趣、通自然”,“不落斧凿痕迹”的境界;三、“中庸中和”的儒学,让传统书法艺术达到了“不俗套”、去“火气”的精炼与和谐;四、“克己修身”的修养,衍生出“书品即人品”、“风格与人格”的一致性。这四种传统文化对推动书法艺术的发展,都起到了深刻的渗透与指导作用。

主持人:感谢汤先生接受新华网文化频道的书面采访。今天,我们就书法艺术进行了精彩的对话,下次有机会,我们将围绕中国画创作和古字画收藏话题,继续与汤亮先生对话,希望能得到您的大力支持!

汤亮:谢谢袁主编主持本次访谈,谢谢新华网对我艺术生涯的关注!我对上述话题发表的一些陋见,仅是个人看法。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澄怀方能观道 观道适以澄怀:汤亮艺术人生之书法篇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澄怀方能观道 观道适以澄怀:汤亮艺术人生之书法篇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