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城市的权利》出版50年 城市为谁而建?

2017-12-05 08:45:00  来源:

 今年是马克思《资本论》一百五十年,列斐伏尔《接近城市的权利》(Le Droit a la Ville)发表五十周年。Verso出版社推出纪念文集,汇聚当代城市权利争辩重要学者,讨论我们时代最紧迫的问题:城市为谁而建?

列斐伏尔《接近城市的权利》

列斐伏尔《接近城市的权利》出版五十周年,他认为城市生活要求更多的参与和民主之“渴望和要求”是所以值得庆祝和纪念的原因。在马克思《资本论》发表的一百年后,1967年,他自认“随意”的出版了《接近城市的权利》,将接近城市的权利视为人民企图形塑自身认同的表现。他坚持参与使得都市生活成为戏,参与也使主动有潜能的市民能演戏。缺乏参与意味着城市死亡。

列斐伏尔生于1901年,永远的民主派。在1930年代与超现实主义者共饮,与1940年代反抗运动并肩,1950年代在巴黎当计程车师傅,1960年代在多个大学教授哲学与社会学,与情境主义和Guy Debord成为同志。他是1968年学生运动教父之一。写过六十多本书,引介黑格尔和马克思进入法国,写过无数有关都市论,日常生活,文学和空间的文章。迟至1966年他六十五岁高龄时才获得学院稳定教职,1973年为了他的全球之旅而“退休”,他为了理解亚洲,拉丁美洲,洛杉矶的城市未来而写作与演讲,城市总令他痴迷和震惊。

列斐伏尔是边缘人,他的接近城市的权利来自边缘的观点,目标在使得局外人成为局内人。

接近城市的权利有种模糊的人权概念,但有其具体内容。它要求人民有住进城市,在城市活着,与快乐活着的权利。有住的起房子,孩童能够有适合的教育,能享受公共设施,有靠谱的大众运输。你的都市视域可宽可窄,与邻居街道附近大楼结成同盟,或者超越他们。作为整体的都市是你的,你可随意进出,探索,拥有,觉得自己就是主人般的按你所想。因此,参与不是将所有事情都政治化,你敲敲邻居门,去聚会,同样是你在都市中的归属,有着自己的幸福感。它意味着你有某种集体感,共享的目标,而非外于都市事务。

1960年代,列斐伏尔将接近城市的权利连结上“中心性的权利”,那时,他意思是地理学上的去占据都市中心,因为市中心的房价居民无法负担,晋绅化,成为游客的景观(如巴黎)。在美国则相反,市中心被弃置。富有白人急着逃离市中心,住到布尔乔亚的郊区去。城中心剩下褴褛碎片,无能移动者的居所。接近中心的权利要到90年代内城复苏运动后,开始驱赶穷人才开始有意义。

今天,我们要创造性的重构“都市中心性”,它是存在和政治的权利而非地理意义上的了。它表现一种欲望,人是自己生活的中心,发展的中心。可以简单到让邻里成为可居的邻里,如果位于边缘的邻里,那么接近中心性权利就是使得边缘成为存在的中心。

很大程度来说,世界绝大多数都市人口的未来是超越中心性概念的。随着都市蔓延而无中心,至少难以清楚定义有其地理上的中心。接近城市的权利就是你可以留下的权利,选择哪住的权利,能够负担你选择哪住的权利,使得那里成为你自己的。也是你接近中心的权利,任何地方你想存在,或你称呼为家的地方,当外在世界背叛你,你愿为之抗争的精神慰籍根源。

1980年代,列斐伏尔坚信专业体制是参与的都市生活真正的敌人。他说,一个新的国家模式正在建立,市政法令很快就会被纳进其中。他无法想像,在他1991年过世的后二十年间,他的猜想变得更真实更广泛。而且他的先见之明:专业的“民主”已经再生产了自己的管理与统治传统。毫不夸张的说,形式的市民权随着实行这些权利越来越缩减。列斐伏尔说,市民权和归属管需要崭新的视野, 1989年,一篇发表于《法国事业外交论衡》的文章《当城市在全球变形中迷失》(“Quand la ville se perd dans une métamorphose planétaire”),他宣称,“接近城市的权利意味着要有一个市民权的革命性观念”。

都市化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一个“革命的”的过程。当今城市,各种统治阶级扮演着治理的“革命性”角色。他们领头驱动殖民和土地商品化的整体生产力。更甚,将民众与自然价值化,好像疯狂钻井,从自然大地淘出利润,对待人类本性亦然,从日常生活方方面面,从全面的公共领域中,淘出价值。

列斐伏尔没想过都市化遍及各地,砖,机车,车道,高速高路占据世界。当他说“星球都市化”时,他并没有想到绿色将全转为灰色。相反的,正如他纪念马克思的《资本论》所暗示的那样,他警告我们,战后资本主义的特殊形式结束了,未来将不仅仅透过工业生产和农义生产模式累积,更多是透过空间生产本身。

系统将星球地理变成商品。纯粹的金融资产,利用和滥用人与地方来累积资本,卷动所有人进入它的机制。都市社会被降维成可压裂(译注:通过向地下页岩油气层挤注水和沙子,使页岩破碎释放天然气和石油)的空间单元之进步生产。

列斐伏尔对星球都市化最明确的观点来自《法国事业外交论衡》的文章,死前两年前所写。他说“都市的星球化”的威胁在即。很明显的,他不是指都市将蔓延整个星球,而是都市像漩涡一样吞噬地球所提供的一切,土地与财富,资本和权力,文化和人民。

都市机器的剧烈动能使一切不稳定。一种能量和总体化力量,过程会产生列斐伏尔所谓的“残余”(residue)。

列斐伏尔观察到任何大系统都会留下嚼碎残渣。任何总体都会留下剩余。这连结到《元哲学》(metaphilosophy)的概念,这是他研究传统哲学,在《接近城市的权力》几前年写的书。

在《元哲学》一书,列斐伏尔认为总体化(totalization)就跟全球资本主义一样,总显露其裂缝,在结构与去结构中有内在冲突。总体化不是整体,有秘密和要排除它的他者-“残留元素”。总有人们是无法融入,不想融入,不允许融入全体的,他们是公制计算之外的,他们是哲学的反概念,剩余的确定。

残余是人们在心中感觉到的边缘感,即便有时他们身在核心。……它来自传统城市与非传统乡下的集合之处。我称之为“全球特区”(global banlieue),是字面意义也是隐喻的,具体而有潜力的地方,是仍未清晰可见但为政治交遇的地方。

它就像希腊人民面临三巨头(欧洲委员会,欧洲中央银行,国际货币组织)撙节政策冲击的感觉一样。法国郊区流离失所的阿拉伯和非洲人,底特律人民欠“危机管理者”债务。巴勒斯坦人民向以色列坦克丢石头。住在叙利亚北方的罗贾瓦库德族。伫立西班牙街头的愤怒者运动者。“六月六日”巴西抗议公共交通收费涨价的游行。伊斯坦堡盖其公园(Gezi park)的占领者。名单还可以继续下去。

《元哲学》的精神延续到了《接近城市的权利》。列斐伏尔觉得政治最急迫的是重新构造一种“市民权的革命观念”。的确,这就是他长久以来接近城市的权力所说的意思。这是他工作假设在五十年后留给我们的遗产。

市民权超越了护照和任何官方文件证明,它不是由资产阶级国家法律所表现的出来的。我们甚至可以说,革命的市民权必须经过斗争,去赢得,和创造一种新的,而非橡皮图章的权利,否则它就不是什么权利。我们所说的是没有国旗,国家和边界的市民权。现下这种时刻,我只能说这是幽灵般的“影子市民权”。

今天,影子市民权盘据在它的他者(影子统治阶层)上空,影子统治阶级操着看不见的线控制了专业民主。影子护照是世界上所有被剥夺市民权的人们潜在可能的承载物。

影子市民是新常态,是全球新的出厂设定。由是,残余不再是城市的排泄物而是城市本身的实体。人们被迫从界线中出走,因而界线的视域被拓展了,甚至创造了给市民权概念,给了一个新的还没有主权的市民权更大的社会空间。这就是星球都市化,也应该是它的意义。

透过星球都市化的视角看世界,有着特定的进步优势。尤其,强调共性(commonality)而非差异。在互酬分享的星球上,住着不同人,讲着不同话,彼此不认识,其实比他们想得更具有共同性。

分享经验,是彼此不满,失望,受苦或者希望的共同增长。这种亲近性很少人承认。接近城市的权利应该帮助我们去辨识此种亲近的可认性,它是如何被颠倒星球的力量,将工作和所有人丢进粪坑的那种力量,给中介和破坏的。接近城市的权利应该帮助我们去形成一个新的组织,新的机构去跨越国族国家的鸿沟。我们如何去发明一种新的,更好客的市民权形式,去滋养认同感而不破坏他者本身的认同?人民如何透过都市社会的连结去表达和成为他自己?

我们重新想像一个真实的都市的再-选举权(re-enfranchisement)?让城市成为一个民主的地方来保卫那些受压迫和不满的,提供我们之中的陌生人和移民者的庇护所?我们能够界定一个新型的世界之都,超越国族国家的都市共同体?

也许我们现在需要的,让我们的民主多点温柔,成为一种新的市民广场(agora),一个影子市民广场,让幽灵公众可能长成真的市民的地方,一个革命的市民。如同古代的广场可以是悲剧的舞台,让影子市民可以宣泄演出。一个影子市民可以参与史诗剧的广场,去辩论与争辩,分析和纠正他们民主不足的广场。

列斐伏尔伟大的视野,作为鬼魅如梦的新城市型态的思考为人众知,接近城市和属于城市的权利,一个属于民主都市网络的意志,同盟者联手的共同体质问国族国家角色和政治本质。什么是都市的市民?什么是二十一世纪的城市居民?面对未来的挑战,进步抗争的启发性答案早已占据心中。 

本文翻译自Verso出版的纪念文集的第一篇,澎湃新闻经译者授权转发,有删节。

《接近城市的权利》出版50年 城市为谁而建?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接近城市的权利》出版50年 城市为谁而建?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