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象牙走私:十亿黑金链条和神秘幕后买家

2014-04-21 13:47:39  来源:群贤艺术网

  

暗访象牙贸易集散地

暗访象牙贸易集散地

暗访象牙贸易集散地

暗访象牙贸易集散地

  中国象牙走私十亿黑金链条

  坝下,这个福建地图上普通的莆田仙游县村庄里统一涂成红色的店铺招牌绵延了数十公里,价格上百万元的古典家具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全国各地。

  不过,这座村庄在红木市场的名气同样适用于非法象牙交易的市场。盘点近年关于象牙走私案件的新闻报道,“莆田”二字常常作为犯罪分子的籍贯出现在报道中。

  3月20日,重庆青年报记者在仙游暗访时发现,在警方的严厉打击下,网络已经代替实体交易成为非法象牙贸易中的主市场。

  “毒战”式家庭作坊

  “坝下木雕走向世界”,就在这块坝下村最为醒目的招牌50米之外,榜头派出所拉起了“坚决打击走私珍稀动植物违法犯罪活动”的横幅。

  坝下,算是仙游经济经济链中一个典型的产业终端。

  在仙游的榜头、度尾、大济,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木材加工厂。临街的店铺往往被隔成两部分,前店后厂,楼上几层居家。整个家族共同生活,一栋楼房就是一个独立的家庭企业。

  据资料显示,仅坝下村所在榜头镇的家具产业从业人员就高达6万,其中一半以上的人掌握了木雕技术。

  天津象牙店老板李大川,每年都要来仙游两到三次,寻找加工厂,原因是“红木雕刻与象牙雕刻的工艺要求相差无几”。

  在家庭作坊式的雕刻工厂中,青壮年男子往往会从事技术含量较高的雕刻,家族中放弃学业的少年们则会沦为学徒。

  女性往往担负着比较轻松的打磨和抛光工作,只有女主人和需要带孩子的女性会留守在门店负责销售。

  这种家族作坊式生产大大降低了存在“内鬼”的风险性,为仙游成为全国重要的非法象牙制品加工基地提供了天然的安全屏障。

  仙游当地是丘陵地貌,当地的象牙加工厂往往建立在地形复杂的山岭之中。

  “厂房在山里,开车得半小时,然后要徒步一条20厘米宽的山路,非常偏僻。屋子里面都是象牙那股膻味”,李大川去过几次非法象牙加工作坊,“从外面看就是一座废旧的红砖房,里面有几个工位,每个工人配备一个雕机,地上和桌子上都是象牙屑”,比较大的厂还有一台用于设计图纸的电脑和精雕机。

  场景跟《毒战》里郭涛、李菁饰演的大小哑巴制毒场景差不多,只是“一般不配枪支弹药,毕竟不是贩毒,不是死罪”。

  据坝下工匠介绍,一个雕机,一把椅子,一位成熟的木匠只需一周便能雕刻完成一个重达两百克的弥勒摆件,“如果用精雕机或者打珠机,流水线生产牙牌或者牙珠,时间以秒计算”。

  “仙游许多木雕厂都在加工象牙,大户每年流水能达到一两千万元,我们是小户,一年也就五六十万”,坝下村某家红木家具厂老板陈傅说,年贸易额几个亿肯定是有的。

  陈傅从事象牙工艺品的买卖不过两年时间,他向重庆青年报记者表示虽然红木家具的利润远高于象牙,但是象牙制品绝对保值,并且出手快。

  交易暗流涌动

  “我负责出珠子,我老婆就负责打磨抛光”,本来在外打工的杨钢军两年前在霸头岭办起了佛珠加工厂。  他们夫妻两人独自完成整个象牙佛珠的生产。

  以家庭为单位的加工厂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流水线操作,而雕工的好坏,是决定象牙制品能否卖出高价的关键原因。

  当地从事牙雕的工匠蔡铭超表示,过硬的雕刻技术让仙游从各个城市中脱颖而出,成为黑市中象牙制品主要加工地,也就奠定了仙游坝下这样的村庄成为象牙交易“中心市场”的地位。

  记者独自一人走访了“曾经闻名遐迩”的坝下和度尾近百家临街门面,没有发现一家店铺正在出售象牙制品,也没有任何一家店铺能够提供象牙制品加工服务。

  “我们现在只敢做熟客生意”,有商家向记者直言不讳。

  商家的谨慎,源于警方不断加大的打击力度,特别是刚刚进行的“春季一号”执法行动。

  据当地警方介绍,3月2日坝下村开展了保护珍稀野生动植物的专项执法行动“春季一号”,当天就在坝下村工艺街抓获了两名涉案人员,缴获了上百件象牙制品。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挨家挨户发放传单,坊间不断流传出某某被抓的传言。”当地店家说。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跟随当地圈内人士走访了八家店铺,得以在其中两家见到非洲象牙制品的成品,而其余的六家表示可以为记者提供非洲象牙来料加工的服务。

  “想看到前些年,地下象牙中心市场一排排作坊的盛景,已经不大可能了。”李大川说着,有点猎奇未果的遗憾。

  然而,一如华尔街的那句名言,“金钱永不眠”,象牙走私以及加工链条,不过转换了方式,故事继续在网络上疯狂上演。

  象牙交易2.0

  蔡少华、蔡少伟兄弟在仙游坝下村经营着一家木雕店,不过弟弟脖子上一块雕蛇的象牙牌才是他们真正的产品。

  “我们常年都有货”,为记者满上一杯茶之后,蔡少华把两个象牙面包圈(牙尖那段做成的厚园饼,形似面包圈)放在电子秤上称了称,接着拍了一张照片,将写好的广告词复制粘贴在内容栏,接着按下了手机微信的发送键。

  在与记者聊天的一个小时里,看到朋友圈的广告消息,至少有三位客户打来了询价电话。“我们现在主要通过网络进行交易”,哥哥蔡少伟介绍说。

  当问及物流安全问题时,“一般都是采用快递的方式发货。不过,两百克以上的东西,我们都是走陆运,两百克以下的我们才敢空运”,蔡少伟说。

  记者随手翻看了几张快递发货单,所有的快递单只有收货方,寄件方的地址一栏被空了出来。

  实体店销售在警方的严厉打击下已无可能,被逼无奈的非法象牙销售商们又寻找到了新的销售渠道——网络。

  记者在圈内人士帮助下加入了两三个象牙制品QQ交流群,每个QQ群几乎每天都能收到500条以上的象牙制品售卖信息。

  一条标准的象牙制品售卖广告往往包括三个部分——实物图片、规格、联系方式,有时一些商家甚至会对自己的产品明码标价。

  通常,卖主会采用xy两个拼音缩写来代指象牙出售的商品,几乎无所不包,基本上只要想要的任何象牙制品都有提供。

  在广告中,商家们往往会强调自己的制品是“果冻料”或者“黄料”,“果冻料”就是俗称的血料,属于象牙中的极品,而“黄料”就是成年大象的象牙。

  “未成年小象的象牙叫白料,每公斤10000元;黄料12000元每公斤,但多是白料染的,血料是无价之宝了。”蔡少伟说。

  一旦双方在网上达成买卖意向,卖家便会在淘宝制作一个售卖链接,买家付款之后,钱打入支付宝。一旦买家收到货后支付宝中的货款便会打入卖家账户。

  买家非富即贵

  仙游的象牙销售商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微信,名片上也会特别注明微信账号。而隐秘性好的微信朋友圈则是他们推广非法野生动物制品最好的广告平台。

  记者就关注了某位名叫“仙游好小伙”的微信,几乎每个月他都会将自己的新产品的图片放到自己朋友圈中供顾客挑选。  网上只以图片展示为主,因此在仙游甚至衍生出一个中介群体专门在网上转发图片。

  “他们就是把别人的图片放到自己的朋友圈里,或者去群里打广告,一旦有人要买这个东西,他再去商家那边拿货。”蔡少华表示自己的图片经常被这些图片中介盗走。

  中介们只需转发图片,有订单之后再去一手货源方拿货,从而赚取差价。

  “不用压货”,即使警方稽查也无法抓到实物,因此在他们看来自己的生意“几乎没有风险”。

  “买家还是会来仙游”,当地店家说,同时,红木家具的消费者与象牙制品的消费者几乎是同一个群体,也给卖家提供了一个天然的保护。

  李志强是仙游当地的出租车司机,他每天都守在莆田火车站等待全国各地赶来仙游购买红木家具的客人们。在他看来,能买得起动辄上百万元家具的人“不是富商就是大官”。

  与红木家具同为奢侈品的象牙的主要消费群正是这群非富即贵的富人阶层。据当地的工匠介绍,在过去,有些客人甚至会要求在大叶紫檀打造的屏风上镶嵌象牙作为点缀。

  依靠红木家具搭建的销售网络和物流通道,象牙制品在仙游解决了从生产、制作、销售整个流程到成为走私象牙的集散地,其上游主要是非洲,路径一般通过东南亚。

  象牙走私链条

  “这个老山檀是我三年前花15万买的,如今它的市场价至少在30万以上,但是它在我店里待了三年了,没人买。”陈傅指着橱窗里的一座木雕说。

  近两年,家具销量下滑,资金链紧绷,加剧了当地地下象牙贸易扩张。

  陈傅从亲戚那拖来了一批象牙,加工出厂不到一天就销售一空,“套现很快”。

  采访当天,这个红木家具老板的桌子上放着近二十个象牙手镯、三十几个平安扣,以及一个高达20厘米的象牙笔筒和一大堆象牙佛珠,记者目测至少在四五公斤左右。

  “现在查得越紧,价格就越高,两个月前原材料是7000块钱一公斤,现在要1万多,主要是前一段时间广西抓了一个大的。”陈傅表示象牙制品的价格呈周期性波动,只要一个主要的材料供应商落网,整个市场的价格就会水涨船高。

  与记者见面前,陈傅刚好去看了一批非洲象牙材料。“这一次他们拉了两吨的货”,当地曾经最大的原料供货商两年前被抓,不过近日被放了出来之后便马上重操旧业。

  去年11月,厦门海关破获一起象牙走私案,查获象牙11吨,案值超过6亿元。

  据陈傅介绍,一公斤象牙材料在非洲的价格是2000~3000元每公斤,如果直接从非洲偷渡入境,每公斤价格往往在6000~7000元左右,不过由于风险太大,很少有人会选择这条路。

  流入仙游的象牙材料一般都是从非洲运到越南,然后再通过广西玉林走私入境,不过经过越南这一关每公斤的价格往往会提升到一万以上。对此,陈傅显得愤愤不平:“我们国家就是傻,各种都限制,让越南人把我们的钱给赚了。”

  陈傅的朋友曾经去过越南购买原材料,他告诉陈傅虽然越南也禁止买卖象牙,但是抓到了只要交纳罚款即可。因此,他们一般会在中越边境寻找原材料,通过懂中文的越南中介打电话给当地的供货商挑选材料,然后再通过汽车直接将货物运送入境。

  关于如何过关问题,陈傅淡然地说,自己在边境坐公交车遇到抽查,“十个人里面挑一个”。

  10%的抽查率,跟利润相比,让他觉得走私象牙原材料的风险,可以承受。

  然而,警方从未停止相关案件调查,4月16日,莆田警方针对相关问题表示,“案件一直在调查,由于保密需要,暂时不透露任何相关资料”。(文中涉及人员均为化名)

聚焦象牙走私:十亿黑金链条和神秘幕后买家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聚焦象牙走私:十亿黑金链条和神秘幕后买家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