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石齐-任钦功

2012-09-25 03:26:34  来源:任钦功

——石齐先生对色墨艺术世界的追求
 

    石 齐

 

 

    ■本报记者任钦功

    被称为“新中国画代表”的当代著名中国画大师石齐的画展,由大连万达集团承办,山东省博物馆和青岛美术馆主办,分别于2011年6月16日在济南博物馆、6月23日在青岛美术馆开幕。石齐画展的山东之行,是继2010年在中国美术馆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的石齐大型画展后的再一次亮相。

    石齐先生于1973年创作《迎春》参加全国美展并获奖,一举成名,轰动了中国画坛。随后,他创作了《人人都在幸福中》、《活到老学到老》、《飞雪迎春》等巨幅作品,由于其用墨色有卓越成就而名噪一时,作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被人们称之“色墨统一的大师”,社会影响颇大,深得刘海粟、李可染、石鲁等前辈绘画大家的好评。

    石齐长期致力于对中国画传统笔墨语言的革新,同时融合吸纳西方现代艺术的表现形式,探索出一条凸现张力和动感的现代墨彩表现之路。他不断地从题材、构图、色彩和笔墨技法上追求突破,在各方面为中国画注入新鲜的元素,同时又将这些新鲜的元素不断整合、消化,纳入到中国画的系统之中。从笔墨“酣畅”到笔墨“张力”,再到笔墨“意境”,让我们看到了石齐各个时期不同风格的表现。其作品中宏大辉煌的气度、恣意纵横的笔墨、强烈丰满的色彩、充满张力的构图,体现了其自身个性张扬的创作心境和表达了其真诚心灵的原创情感。这些触及灵魂深处的艺术,展现的是人性的美好和对生活的无限憧憬,从而牢牢把握了一个当代画家的审美情趣和精神内涵。

    在今天开放性和多元化的国际视野中,他积极努力寻求传统文化精神在其艺术中的新生,为当代中国画创新做出了个性化的探索。他对画面的结构组织、笔墨表现和色彩语言等进行的深层次革新,重组和整合了各种视觉表现元素。在其厚实大气、淋漓痛快的笔墨色彩中,透出的是勃发的生机和涌动的生命感召力。他的艺术也因此顺应和理解了时代的变革,并能充分利用时代所给予的一切艺术创造手段,对文化观念和表现形式不断进行着变化与创新。

    石齐绘画的艺术价值就在于他的开拓与探索精神,以及不断超越自我的革新精神。他开辟了一条跨越传统模式、吸收融合中外艺术表现的创作道路。作为一名在艺术创造上执着追求的创新者,他以一种世界现代性的表现形式,最大化地发挥墨彩语言的丰富性和多样性,来拥抱和续演着中国传统文化博大而热烈的精神境界!

    在展览期间,我走近了繁忙的石齐先生,对其进行了采访,从简短的语言里可以感受到石齐先生对艺术的执着和一颗平静的心,能在这浮躁的世界里独善其身,当是石齐先生成功的主要原因吧。

    记者:石老,我们从大连万达的郭庆祥先生那儿得知,您在2011年6月末在青岛美术馆举行了个人展览,请您谈一谈为什么这次展览选择在青岛?这一次展览的意义是什么?

    石齐:按照郭庆祥先生的计划,我的个人画展要在全国各重要城市举办。青岛是世界名城,各方面条件甚胜许多城市,又是个文化城。这次在此展览并非偶然,除了想与同行交流外,更是希望作品能促进传统中国画向新中国画发展。

    记者:在当今的艺术界,“大家”、“大师”的帽子满天飞,只要你想就可以随手摘来一顶戴在头上。您是如何看待艺术界这种“乱象”的?又是如何看待您在人们心中的“大家”的位置的?

    石齐:在这个广告、媒体的社会里,艺术界的“大家”和“大师”纷飞是时代的产物。当然,多是半瓶醋的人叫得欢。其次是有一定实力的人,别人不说,久等而急了,说自己是“大家”或“大师”也未尝不可。至于我本人,几十年不断呈现了传统型和“三象合一”(具象、印象、抽象)的新中国画型的作品。我深信总有一天有拿作品说话的机会。

    记者:您的作品形成了现在这种“卓然不群”的大家风范,肯定跟您在油画、书法、篆刻、诗文等诸领域的成就有着必然的关系,您对综合修养对于一个画家的重要性是怎样理解的?

    石齐:我曾说过,画中国画不试试画油画,或画油画不试试画中国画或书法总是遗憾的事。凡艺术皆有贯通之气,连医学、科学、文学等许多专业皆有贯通的道理。

    记者:石老的绘画有着丰富的艺术表现力,给观者以丰富的想象空间,有着千年古树般的青春飞扬。梳理您的创作历程不难看出,您的创作是在不断“求变”中发展的,同那些“功成名就”的艺术家“如一”的艺术面孔形成强烈的对比。您对这种“变”与“不变”是怎样理解的。

    石齐:世界上不论多么有名的画家俱多以一种形式和形态奋斗一生、了此一生,没多少变化。我个人走了一条洒满血汗的变革之路,不变是悠悠自喜,变是自找苦吃。关于变与不变,只是个人定向问题,其间没有高低之分。以我理解,不变者日常月久易画得地道,缺的是新;而变者易新,缺的是画不到位。若二者能互补最好。

    记者:凡是在艺术上有成就的画家,不仅仅局限在对画艺的追求上,更重要的是有着对社会的责任和担当。前几天,我采访一位有着极高地位的大画家,请他谈一谈对当前艺术市场的看法,他拒绝了对这一问题的回答,他说:不想参与其中,因感到乱象丛生。中肯犀利,或宽容漠视都改变不了现状。请您谈一下对当前艺术家的创作、责任和担当,以及对艺术市场的看法。

    石齐:本人一贯以为,艺术之生命在于创造。至于传统,只能是拉着传统走,不能照搬着传统,而创造出与先人、今人不同的作品才可谓是艺术家,责任就是天职。你应该以自己的学养和良心,用作品去启示和感悟大众,提高大众的趣味能力。政府提倡主流文化、高端文化,这应是艺术家们的担当。论以前,人们往往以为文化单位是不挣钱、靠国家养的,其实当前产业文化的提法是个好现象,只要将文化打入市场,使亿万人都动起来就深入大众了,那么,提高人民的文化素质是十分有意义的。文化官司也属民事纠纷,打官司是寻觅正确解决办法,属正常举措。

对话石齐-任钦功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对话石齐-任钦功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