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郭庆祥

2012-09-25 03:22:19  来源:群贤艺术网

著名书画收藏家郭庆祥对艺术投资领域的思考
 

    徐悲鸿作品八骏图美国私人藏

    郭庆祥先生近照

 

    ■任钦功

    郭庆祥在当今书画界可谓响当当的人物,他是著名书画收藏家,也有人说他是艺术经纪人,而他只给自己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称谓——大连万达玥宝斋负责人。十几年的收藏历程,不仅让他成为独具慧眼的藏家,还让他感到身为藏家的一份责任,一份担当。

    从去年至今,范曾起诉郭庆祥索赔一案,在书画界掀起轩然大波,关于画家与收藏家、原创与复制、原画与行画、奸画商与行画家之争,层层涟漪荡漾不尽。也正是因为这个案件让许许多多的关注艺术品收藏的人们对郭庆祥有了更深层的认识,这个案件也让艺术品的收藏者及艺术品的创作者都多了一份冷静。

    我们关注的不是案件的本身,而是由此引发的对更为广泛的艺术投资领域的思考。

    本报《艺术投资周刊》主编任钦功先生就现在大家共同关心的焦点问题,走进了位于国贸中心地带的万达广场,走进了玥宝斋,采访了郭庆祥先生——

    中国艺术品市场“亿元时代”的思考

    记者:据英国艺术联合会消息,中国艺术品拍卖总成交额已经超过英、美一跃成为全球第一大艺术品交易市场,郭先生对此有何见解?

    郭庆祥:近几年,艺术品市场,包括拍卖行交易数字是否准确,尤其“亿元拍卖”数字逐渐增多。国内众多媒体曾经呼吁过,要拍卖行拿出税单,送拍人要拿出个人所得税税单,这才能证明真实的拍卖数字,但至今没有实现。同时,买家也很神秘,这不能不使人怀疑虚假拍卖或送拍方有其它意图。尤其一些西方国家的艺术品经纪人和国内个别艺术品投机商也在忽悠和愚弄国人,因为他们一直想占有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中国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画家,已经变成他们的工具,让你画什么题材就画什么题材,尤其是丑画中国人的作品。他们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陆续囤积大量的当代油画作品。这些西方经纪人和国内的投机商们,就想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一方面他们要达到文化侵略及政治渗透的目的。通过艺术渗透,颠覆我们民族的文化价值观,国内的投机商恰恰成了他们的帮凶。另一方面,他们用几十年的时间囤积了大量的中国画家的“当代油画作品”,通过欧洲和香港等地的拍卖行进行爆炒,近几年又渗透到国内进行爆炒,最后再让我们中国人买单,实现他们的经济利益。

    中国的投机商,现在大肆宣传要学尤伦斯在中国艺术市场的成功经验,就是让人们觉得:他们在中国抛售的那些丑化中国人的和血腥的打着自由、个性的招牌的“当代作品”,好像在国际、国内市场很火爆。其实不然,我告诉大家,这些都是骗局和圈套。因为尤伦斯在几年前已经大量抛售了他之前收藏的中国古代的绘画作品,所得资金用来炒作、维护他并不成功的丑化中国人的、血腥的、打着自由、个性招牌的中国当代油画作品。现在又开始大量高价抛售这些作品,目的还是想叫中国人买单。我们中国人不会上当的,因为我们早就看穿了他们的阴谋诡计,我们中国人是有智慧的。我们不要盲目崇拜西方,尤其是他们所谓的“投资神话”。就像美国人1997年搞的亚洲金融风暴一样,在别的国家能得逞,到了中国就不灵了,他们失败了。所以尤伦斯打着收藏家的旗号,利用中国市场暂时出现的审美缺失现象,来钻中国人的空子,想大捞一把,实际上他是失败了。我们当然不能学他,因为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投机商。我们要时刻警惕尤伦斯及国内的投机商,不要上他们的当。无论尤伦斯还是现在国内的投机者都在打着收藏家的旗号,其实他们不是真正的收藏家,他们是在搞资本运作和概念炒作。尤伦斯和投机商并不关心艺术品的艺术价值,他们关心的是市场利益,因此他们根本买不到真正的有价值的艺术品。但我也承认,因为种种原因,的确造成了我们艺术界出现了审美缺失的怪现象。投机商们想借此机会大捞一把,我看没门儿。

    现在有些人认为,我们国家已经进入了“盛世收藏”的时代,我不这么认为,我们国家不仅没有进入“盛世收藏”的时代,而且就美术界来说,是一个模糊、麻木的时代。当然,投资艺术品是件好事,但投资者一定要将资金投到真正的艺术品上,只有这样才能投资成功。据我了解,国内真正有实力的企业和个人还没有大量进入“尤伦斯们”忽悠的艺术品收藏市场,因为他们很慎重。我还认为,国家的综合国力还不允许艺术品交易占据国民生产总值很大的份额。艺术品投资及收藏一定要感性认识,理性收藏。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最瞩目的艺术品投资市场之一。随着民间财富的快速增长和游散资金的充沛,国内有限的投资渠道与庞大的投资群体形成了明显的反差。面对通胀压力、房地产限购,以及股票市场长期走熊的经济环境,人们开始对艺术品投资给予无限热情,越来越多的资金可能会逐渐转入日益兴旺的艺术品市场。但同时,国内艺术品市场的投机成分也在日益增大,市场泡沫、市场风险日益凸显。

    记者:据说是陈逸飞先生带您进入中国油画的拍卖市场的,您却没有收藏他的作品。5月24日中国嘉德油画雕塑专场拍卖会在北京国际饭店开锤,陈逸飞先生的的代表作《山地风》以8165万元成交,创造了中国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对此您有何感想?有什么心里话要对仙逝的陈先生说?

    郭庆祥:是的,我和陈逸飞是很要好的朋友。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是他带我走进了嘉德的油画拍卖场。但朋友是朋友,艺术观点是艺术观点。对待艺术,我一直持严肃和认真的态度。陈逸飞很了解我,他也赞成我对其作品直言不讳的看法,我从来没收藏过他的作品,因为陈逸飞早期在海外,曾在博物馆干过油画修复工作,有很扎实的西方古典油画的功底,因此,他以后的作品始终未脱离古典绘画的形式和表现技巧。虽然他画了一些国内水乡的题材的画、创作过民国仕女或西藏系列的人物作品,但我认为他对艺术创造的认知水平还停留在数百年前的西方绘画语境之中。陈逸飞花太多的精力去搞其它商业行为了,包括他自已绘画作品的市场运营,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搞艺术探索。所以,朋友是朋友,艺术是艺术,我是很分明的,这就是我不收藏陈逸飞作品的理由。作为朋友我也劝说过他,搞服装、搞电影会分散许多精力,搞艺术不能分心,他却说搞服装、搞电影也是在搞艺术。不过,他也向我保证60岁以后一门心思搞绘画创作,其它的工作一律不做,可惜他没能等到那一天。今天陈逸飞作品的高价成交,纯粹是一种利益集团的商业投机行为,并不代表陈逸飞作品的真实的艺术价值。

    敲醒艺术品投资市场的警钟

    记者:近年,中国的艺术品市场风起云涌,从黄庭坚的《砥柱铭》到张大千的《爱痕湖》,再到刚刚落锤的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过亿的中国艺术品已经不是稀罕,业内也大呼,中国艺术品的“亿元时代”已来临!郭先生对这一艺术市场新时代的到来有何看法?

    郭庆祥:大家想一想,好的作品会越拍越多吗?真的艺术品会越拍越多吗?看看各大拍卖行的征集作品图录就知道了,1993年一次拍卖最多一本或两本作品图录,而现在每一次拍卖已经达到几箱作品图录,这可能吗?艺术品能越拍越多吗?收藏家都不收藏了吗?难道中国今天的拍卖市场真的变成了投资者和投机商的舞台了吗?当然,真正的收藏家根本就没有退出艺术品市场,他们瞅准机会收藏真正的,有艺术价值的艺术品。因为投机商不懂,所以投机商是买不到有价值的艺术品的。说实话,我对近些年冒出的天价拍卖早就麻木了。其实,看似浮华的拍卖市场,其背后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是真实的拍卖交易,还是为了吸引更多资金进入艺术品市场而人为设计的市场繁荣假象?谁也说不清楚!但它们肯定是一场虚假的资本游戏。今天,齐白石、张大千的作品越拍越多,每年呈递增态势。高价竞拍到作品的买家都很神秘。所以,当今艺术市场是一边“讲故事”,一边“雾里看花”。建议拍卖数据的公布,应该有税务部门的参与,像这样高价位作品的交易,其税额是很明确的,如果交易额没有得到税务部门的验证而对外公布,可能有愚弄广大民众和投资者之嫌。一些投机商公开宣称原先他花几十万、几百万元买的艺术品,现在已经几千万甚至上亿元出手了,似乎证明了其投资的成功。在拉高艺术品价格后,吸引更多的投资人入场,让不明真相的后来者为更多的作品买单。听说还有一些艺术品投资机构,正为旗下的作品做打包上市的准备,现在拉高价格,就是为了作品上市后套取暴利。这些现象,不得不令我们去深思。

    可能有人说现在是一个资本逐利的时代,是经济利益驱动着艺术品市场,人们关心的不是艺术品的艺术价值,而是一个个能带来利益的“符号”。“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正是当下某些拍卖活动的真实写照。如一些“尤伦斯们”前几年疯炒当代艺术品,拉高一些作品价格成为天价,随后逐步高价位出货,最后清仓抛货走人。这才是他们的目的。留给国内艺术品市场的又是什么呢?我认为这些惟利是图、扰乱市场的行为,直接导致了国人对艺术审美的偏离和缺失,也影响了一些画家的创作,更为严重的恶果就是艺术院校的学生也为了迎合一些投机者的口味,失去自我而恶搞艺术,混乱了艺术审美和文化思想,他们成了“尤伦斯们”和投机商的工具,长此以往,严重影响了人们的审美观念,这样下去中国还有艺术吗?中国的文化复兴只能成为空谈。

    说到这里,我认为有一点必须阐明,那就是我们的美术教育。美院的部分学生和部分画家缺乏独立思想性,也缺乏文化素质和综合能力,他们永远不能成为艺术家,只能成为工匠。因为艺术家一定要有思想和修养,而他们的作品大部分是抄袭西方的,在内容上、形式上、技法上都在抄袭。因此,他们很容易成为尤伦斯和国内投机商的工具,他们没有艺术可谈。

    还有,现在很多人认为艺术品市场及拍卖行炒作的画家多、假画多,这是为什么?我说这是因为现在市场的话语权已经被一些造假者占领了。今年央视的3.15节目不是曝光了鉴定专家明知赝品却开出真品鉴定书的知假造假事件?为了钱,专家可以成为造假者的帮凶;通过钱,造假者已成为行业专家。在利益面前与一些造假者相比,专家都成外行了,哪有什么权威性?所以,现在确真无疑的艺术品是越来越少了,我们收藏者或投资者一定要认识到这一点。

    乾隆年间青花瓷释圆智法师私人藏

 

   

    郭庆祥在当今书画界可谓响当当的人物,他是著名书画收藏家,也有人说他是艺术经纪人,而他只给自己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称谓——大连万达玥宝斋负责人。十几年的收藏历程,不仅让他成为独具慧眼的藏家,还让他感到身为藏家的一份责任,一份担当。

    最近,范曾起诉郭庆祥索赔一案,在书画界掀起轩然大波,关于画家与收藏家、原创与复制、原画与行画、奸画商与行画家之争,和层层涟漪荡漾不尽。也正是因为这个案件,让许许多多关注艺术品收藏的人对郭庆祥有了更深层的认识,这个案件也让艺术品的收藏者及艺术品的创作者多了一份冷静。

    我们关注的不是案件的本身,而是由此引发的对更为广泛的艺术投资领域的思考。

    本报记者就现在大家共同关心的焦点问题,走进了位于国贸中心地带的万达广场,走进了玥宝斋,采访了郭庆祥先生——

    记者:郭先生是收藏界的资深专家,是这一领域的领军人物,特别是在4月22日范曾对您的起诉案,更是把您推到了风头浪尖。透过这一案件,您希望对广大的收藏者说些什么?对于收藏应该有着怎样的把握?

    郭庆祥:对我和范曾之间的官司,我已不想再多谈了。我不会用更多的精力放在与范曾的官司上,我会花费更多的精力研究艺术和收藏有价值的艺术品。

    对于一些所谓的书画艺术家能在当今社会大红大紫,值得我们一些文化部门、艺术界、艺术品收藏者去深思。他们可以自我膨胀到口无遮拦、随心所欲地误导和欺骗大众,把伪艺术、伪国学造成这么大的社会影响,这不能不说是我们当今社会存在的文化浮躁、审美缺失的一种严重现象,也是造成某些“三俗”文艺作品泛滥的原因之一。希望由我的这篇不点名的艺术评论文章,能给艺术创作和文艺批评带来一些思考,同时唤醒艺术家自觉担当起艺术创新的责任,也唤醒文化部门、文艺评论、媒体等业内机构、人士能够正确引领艺术审美以及道德价值观,担当起社会的文化责任,使得广大收藏者能够收藏到有艺术价值和审美价值的真正艺术品。

    文化的缺失有时比其它的行业的缺失更可怕,如有害食品,有害食品通过整治、立法尚可马上改正。而文化的毒害常常不是一下子能被人们看清楚的,一旦形成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它有着很漂亮的伪装,很具有蒙骗性。所以,导致今天闹出了很多与文化相关的笑话,如最近闹出的“故宫事件”。我们今天文化的衰退,就是缺少许多人站出来讲真话,而给说假话的人有可乘之机。我们真诚地希望媒体能够从正确的角度,正面宣传审美价值观念,多提些建设性的意见。

    记者:时下,大多的艺术收藏者,往往是以政治地位来确立他的收藏尺度的,如收藏中国美协书协主席、副主席,某某画院院长、副院长的作品总是趋之若鹜……请您谈一谈,您是以什么样的视角和标准来确定收藏目标的?

    郭庆祥:我想说的还是那句话:“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现在艺术界中有的人凭着老资格、老资历,倚老卖老,没有艺术创新的实力;有的外行领导内行,甚至外行领导外行误导艺术创新和发展。也有另一种现象,是很多画家挖空心思去搞美术界的地位,又自己跑到市场前沿去搞运作。我们要知道一个艺术家的艺术成就高低和他的官大官小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他的官位只能说明或许他有行政管理能力,但不能证明艺术水平的能力,官衔也不能代表艺术本身。一些“主席”、“院长”都成了“社会活动家”,到处应酬或敷衍一些“任务画”的创作,哪有时间研究、琢磨艺术啊?画家当上了领导,社会地位有了,钱也挣到了,但是“自我”却丢失了。艺术创作如果没有了“自我”,就失去了艺术个性。没有艺术个性的作品能称得上“艺术品”吗?还有什么价值呢?如果收藏一些没有艺术价值的作品,有什么意义呢?即使是纯投资,我认为这些官本位的作品也是没有经济价值的。真正的艺术作品是能打动人、感动人的,她的艺术感染力也是极具生命力的。所以,我一直支持具有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的艺术创新,尊重艺术发展本身的客观规律,鼓励艺术家要用世界性的艺术眼光看待艺术发展,并以我们的文化复兴为己任。这样的艺术作品才值得我们去收藏。

    艺术家只有在良好的创作氛围中才能创造出真正的艺术作品。首先艺术家自身不能有浮躁心理,更不能一切向“钱”看。相互攀比富贵、争官夺利,这些都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自身素质和修养的表现。我们希望国内的艺术家们能创作出具有时代精神的、有自己独立思想的艺术作品。为时代创作出真正有艺术价值的艺术作品,这才是一个真正合格的艺术家,同时也为后学者营造出一个良好的艺术氛围。

    我们也诚恳希望中国的美术教育更应当有良好的、健康的环境和氛围。在美术基础教育方面,我们的学校尤其是学生的家长不能望子成龙而一味地拔苗助长,更不能强迫孩子的自身意愿和违背艺术教育的客观规律和自然规律。现在的学校和家长有些过分急功近利的教育行为,脱离了人才培养的自身规律。对美术学生更应注重素质上的教育,否则就培养不出艺术家。艺术家也不是单靠学校的技能培养出的,他更需要各种文化知识的滋养和社会游历的修炼。“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艺术家的立才之本。同时,成为艺术家也一定要有点天分,不是家长单纯的希望就能成功的。我们培养的艺术家也必须是德、才、艺兼备的。

    当前的艺术品市场更需要良好的氛围。收藏家对艺术品一定是感性认识、理性收藏。真正的艺术作品会给收藏家留下情感,会打动他们并产生共鸣。能够感动和打动收藏家的作品,才值得收藏家收藏。能打动和感动收藏家的作品一定是艺术家用自己的独立思考和情感创作出来的艺术作品,这就是收藏家的感性认识。理性收藏,就是一个收藏家要避免收到赝品,或者是程式化、模式化没有艺术价值的商业作品。所以拍卖行也好,画廊也好,一定要推荐有艺术价值的艺术作品提供给收藏家,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推动艺术品市场的健康发展和繁荣,才能给收藏家们搭建优秀艺术作品的良好平台和市场氛围,才能真正维护艺术品投资的市场稳定。

    最后,我真诚地希望艺术家和文艺批评家要站出来,起到一个艺术家和文艺批评家应有的社会责任和文化担当,多提些疑问和不同观点,让艺术界真正实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繁荣景象。更希望我们的媒体舆论人的正确引导艺术品收藏和投资的理念,宣传正确的审美价值观,要真正为艺术家和艺术品收藏者、投资者服务,消除市场中的一些泡沫投机成分,努力营造健康的艺术品市场及其投资环境。艺术品市场一定是收藏家和投资者的平台,永远不是投机商的平台。因为艺术品市场永远是艺术作品本身来说话的。

对话郭庆祥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对话郭庆祥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