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回应举报风波:有没有问题自己最有数

2017-09-18 09:12:38  来源:

 

永信大和尚(图片来源:环球时报 摄影:谷棣)

禅宗祖庭少林寺,是有着1500多年历史的佛门净地。记者近日乘车一下郑少高速登封西出口,就看到很多挂着“少林”名号的武术学校。有的武校借着“少林”的名气和30多年的发展,早已成为规模庞大的教育集团。黄昏时分,各家武校的青少年或穿僧服或穿运动服在路边操场习武。秋雨中走进少林寺,又有大量的中外游客或参观或朝拜。释永信方丈接受专访时,更多是在谈国家如何用好“少林”这张名片、变革时代佛教如何与时俱进、少林寺的“跨界”以及机锋辨禅能否被复制。从方丈室见过面、准备移步寺内图书馆接受采访时,释永信随手关掉一间无人小屋里还开着的灯。采访过程中,坐在板凳上的释永信方丈一度自然地打起坐来,用他的话说“打坐对我来说很舒服”。

“恨铁不成钢”让我们更精进

问:这两年,“释永信方丈有事没事”始终是世俗所关注的话题,直到今年2月,一纸调查结果平息“举报风波”。对此,您怎么看?

释永信:从发展角度看,为传承佛教、弘扬中国文化,我们希望在社会上和国际上正能量地传播少林寺。社会上对少林的(负面)看法更多是个人的,昙花一现。大家经常会对佛道教、对和尚道士品头论足。社会大众把少林寺当成自己的少林寺,总有“恨铁不成钢”的想法。我们把这样的“恨铁不成钢”的想法当成祝愿,而不是“恶愿”。通过监督,能让我们做得更好,让我们更精进。所以,我要感谢。

问:这算是比较艰难的时期吗?

释永信:最难的时候是上世纪80年代,我和师父行正方丈为少林寺落实宗教政策到北京等地奔走,要求僧人自主管庙。现在的风言风语不算什么,可控,有没有问题只有自己心里最有数。少林寺是个千年传承的寺庙,现在又是百年一遇的社会变革,更要适应时代和社会的变化。只有把握好当下,才能保证少林寺下一个1500年的发展。

期待国家提出“顶层设计”

问:即使嵩山少林寺申遗成功,方丈在接受国内外媒体采访时还是多次表示,中国的名山大寺应对信徒免费,对一般游客降低门票价格。为什么?

释永信:有些制度,(光靠)一个地区或一个寺庙是做不到的。我们国家要提出“顶层设计”。人类遗产应人类共享,我们希望,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少林寺等寺庙成为信徒能更方便、更自由地过宗教生活的场所,是社会各界都能来得起、都能分享的好去处和平台。我一直呼吁,中国文化消费成本太高,旅游景区、寺庙、文保单位,甚至电影、演出剧的门票如果跟工资挂钩,可能在全世界还是比较高的。我几年前在全国人大建议,希望降低文化消费门槛,让每个人都能消费得起精品文化。这需要顶层设计,需要中央做出决定。我们希望引起高层重视。

问: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您和佛教界代表的议案都能被采纳吗?

释永信:我们提的议案基本上或早或晚都逐渐得到采纳,比如,慈善立法、互联网立法、非遗保护等。我们提议案的站位比较高,除佛教界的事情,还涉及传统文化复兴,以及与大众生活、学习有益的事情。我提出互联网立法的几条建议都被采纳,如网络(问题)需要提前治理、预防。就像比特币,不能把虚拟的当成实物去炒。

问:人们总是津津乐道1982年由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电影的影响力和“票房传奇”。您认为,如何从商业和文化手段进一步推动少林寺在国内外的影响?

释永信:82年版《少林寺》“靠1毛钱的门票创造上亿元的票房”,可能只是个传说,原因是当时还没有票房概念,在农村、乡镇都没有电影院,很多时候是在广场上看。但这部电影确实影响了一代人,国内外通过这部电影对少林寺、对中国佛教有了认识,起到文化传播和文化传承的作用。

自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人对自己的历史、文化没信心,有的主张全盘西化。过去是“穷”造成的。改革开放近40年来,中国经济现在得到发展,所以习近平主席提出文化自信。中国人要从传承中重新找回自信。少林寺1500多年的传承没有间断,现在每年有大量游客,周边武校有七八万学生,全球几百个城市有少林文化机构,这些都很能说明问题。

问:曾有德国学者,认为中国寺庙的方丈应做好“精神领袖”,如果兼顾商业就很难再在精神领域扮演纯粹的角色。您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释永信:有些外国学者不了解中国的国情、制度和历史。中国寺庙中的僧众是个特殊群体,从古至今,也承担社会责任和社会义务,同时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总体来说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或社会上的游戏规则,也要保留自己的精神追求。如果外国学者稍微了解中国历史、中国现状,对我们的做法自然就会理解。

中国历史上没有以宗教立过国。从汉代以后,以儒家思想治国理政,佛道教起补充作用。中国佛教自食其力,寺庙靠国家赐山林、土地,僧人靠信徒捐献,以及自己的生产劳动,苦心经营,维持传承。禅宗一枝独秀,自己解决了生存、吃饭问题,不依靠外援,从修行上向内求,生活上也自食其力。对比外国,有的国家以天主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立国,宗教教职人员靠可以宗教税、人头税。而中国佛教人士,除做精神领袖之外,还要打理寺庙僧众的衣食住行。这是中国佛教的特色。

中国在世界上真正有话语权的宗教就是佛教

问:美国加州把每年3月21日定为“少林日”,2001年成立的德国少林寺在欧洲影响很大,最近还有阿富汗20岁女孩在喀布尔开少林功夫馆的报道。为什么那么多外国人怀揣着“少林梦”?

释永信:少林功夫能给他们提供新的生活方式,让他们更自信。这些年,少林寺很重视跨界交流,和不同国家、不同层次的人交流,包括和天主教、伊斯兰教等世界宗教人士交流。通过跨界交流,少林寺僧人得到自律、愉悦和提升。少林文化得到各国政客、宗教领袖的认同,非常难得。玻利维亚现任外长就是少林弟子,今年访华时还专门来少林寺。俄罗斯总统普京2006年访华时专程来少林,因为普京的女儿学过少林功夫,经常和他提到少林寺和少林功夫。

少林寺代表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神。能帮助别人是人类的天性,和西方孩子有很多想当“小蜘蛛侠”一样,中国的青少年都有“英雄梦”,很多中国人也有“武侠梦”,能在少林寺找到寄托。同样,少林寺在海外也很受欢迎。

问:从跨界的角度看,少林寺在方丈心中的定位是什么?

释永信:今年3月,看人大闭幕后总理答中外记者问,我特别关注李克强总理“以陪外宾看中国少林寺武僧翻跟头”来比喻中国经济“块头大”时说的话,一是强调“陪着外宾”,二是强调“中国少林寺”。陪着外宾,说明少林寺是国家名片,是对少林寺地位影响的认同。提到少林寺,说明少林寺不光是“河南少林寺”“登封少林寺”,更是“中国少林寺”。

问:提到中国经济,方丈会关注哪些问题?比如,您老家的经济发展?

释永信:我的老家在安徽农村。现在农村吃饭没问题,家乡收入增长很快,但还是靠外出劳务为主。4年前,我在人大代表议案中提出过留守儿童教育问题,提出要加强社会教育、家庭教育、宗教教育。国家应关注留守儿童。城市化是必然的,城市和农村人口比例标准是衡量一个国家发达与否的标准。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青少年接受高等教育,融入世界,也是必然的。

问:过去几年,不管是在英国和多种宗教交流,还是在美国与哈佛学者、苹果公司CEO库克交流,方丈个人觉得,在少林文化走出去的过程中,走得快了,还是走得慢了?

释永信:这些年,少林寺在国际上做了些事情,但离少林寺自身的追求,我认为还差得很远,还应得到国家重视和社会各界支持。伊斯兰教话语权在中东,天主教的话语权在梵蒂冈,基督教的话语权在欧美。中国真正有话语权的宗教就是佛教。中国应给配套的相应政策,让中国佛教走出去。

少林寺也是国家软实力的一个名片。最近播放《大国外交》,说明民间外交是国家外交的基础,有了民间商贸文化,就有了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少林文化本身就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产物——古代中国人与古印度交流形成禅宗,并经过不断交流,做到不断丰富、壮大。

机锋辨禅就是与时俱进

问:少林寺如何与时俱进?

释永信:这是禅宗现代化问题。禅宗最贴近生活、最贴近社会,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宗教形态。少林寺8月份刚举办完“首届无遮大会”,其间与佛教在线团队联合主办了11届的机锋辨禅很受关注。机锋辨禅的形式,就是从个人参禅,变为共同修持。这是新的修持方式,模仿、参照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少林寺还举办各种研讨会,梳理少林寺的正史。有了正史,就不担心有人来杜撰。就如同区分《大唐西域记》与《西游记》,区分《三国志》与《三国演义》。

问:当今社会,该怎么理顺佛教和政府、佛教和寺庙、寺庙和经济、寺庙和高僧之间的关系?

释永信:这些关系都应是自然而然的,要根据社会需要,符合时代的需求。比如,佛教和社会众生的关系,就是平等、和睦的关系。没有必要故意强调什么,有些关系是设计不出来的。

每个寺庙就如同每个人,都在社会中生存,找准自己的位置非常重要。僧人在精神上的追求非常高远,就是如何清净,如何智慧,如何解脱,如何成佛,但在物质上只要能满足基本的需求即可。其他人也是,(如果)物质上的追求无限大,那样就会挤压别人,就会碰壁。

问:有人感慨“诸法因缘生,没有伟大的时代,就不会有伟大的佛教”。您怎么看变革时代,佛教与社会的关系?

释永信:从历史上看,只有好的时代,佛教才有正法,才有振兴。中国现在国泰民安,佛教兴盛是必然的。改革开放近四十年,中国方方面面得到很好发展。中国佛教也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过去的兴盛期我们只能从史料中看到,现在的好时期我们正在经历。政治稳定、政策开明、文化立身,佛教徒赶上好时代的大背景能为社会做更多事,僧人也能更好地安心修炼、修正自己。我们这一代人确实很幸运。

问:怎么看社会一些信徒胡乱“放生”的现象?

释永信:没必要在放生、烧香上追求量。大量放生、大量烧香是世俗的传统,我们不提倡,不支持。我们提倡修行、持戒,提升自己。

佛教交流直接影响两岸统一

问:据说机锋辨禅这样新颖的修持模式也可能要“复制”到台湾。您怎么看大陆与台湾佛教界的往来?

释永信:大陆佛教界与台湾佛教界的往来很受岛内的关注。我多次去过台湾。1993年6月,经过台湾方面几次阻挠后,我最后还是以学者身份,带着20多名僧人到台湾,完成海峡两岸佛教界的“破冰之行”——这是两岸佛教界隔绝40多年后的第一次交流和访问。200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我在台湾的活动也被媒体大做报道。大陆经济发展快,文化保持好,僧侣的修持好,都会让台湾方面信服。

问:少林寺与台湾佛教界有什么新的互动?

释永信:两年前,少林寺和佛教在线合作,举办“首届海峡两岸青年佛教论坛”,目的就是加强中青年的互动和交流。早期台湾佛教是大陆僧侣带过去的,台湾第二代高僧和大陆高僧还有师徒关系。到第三代,可能还见过面。但到了第四代、第五代,如果没见过面就容易感情淡薄、关系疏远。两岸佛教青年论坛,让两岸宗统、法统更加紧密,这对两岸和平往来起到促进作用。

大陆与台湾和平统一是迟早的事情。政治是政治、信仰是信仰。佛教徒占台湾人口的一半以上。台湾佛教界是认同“一个中国”的。两岸佛教交流直接影响到两岸的统一。

[原标题:听释永信讲述“少林外交”:佛教交流直接影响两岸统一]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群贤艺术网”网站的价值判断。

释永信回应举报风波:有没有问题自己最有数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释永信回应举报风波:有没有问题自己最有数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