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变漫画家:画漫画如说相声 得挠对地方

2018-02-05 10:54:23  来源:

 专访漫画家王原:画漫画如说相声得挠对地方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谢绮珊

漫画家不仅要会画画,更需要一双发现的眼睛和讲故事的能力,王原就是具有这种天分的人。近期,继《大红脸》之后,漫画家王原推出了全新生活幽默漫画专辑《野草头》,并接受广州日报的专访,谈其多元的人生经历,以及幽默漫画创作的背后故事。王原擅长简洁的单幅作品,他觉得,画漫画就像说相声,要是说了两小时还没人乐,回家就得想想,哪里不对头。

点击进入下一页

王原

程序员转型画漫画

王原原本是一个理科尖子生,跳入漫画创作领域却好像是理所当然。用他的原话说:“主要是作为狮子座,喜欢被关注。”

他说:“之前做编程,觉得自己还挺会编的,但不闪光。觉得有很多想表达的东西,曾经写过相声小品,也表演过相声小品,当过晚会主持,也做过电台播音,挺喜欢那种感觉的。不过觉得那条路也挺不好走,可能还是因为自己能量不够。结果发现画漫画也不错,自己埋头画,也不用跟别人商量,然后随画随发表,能看到结果,感觉很好。王原曾任职IBM,当过北大资源美术学院动画教师、北京新东方学校英语教师、加拿大中文电台中文播音,曾多年从事专职漫画创作。

画漫画这条路走得顺畅,离不开小时候打下的扎实绘画基础。一直以来,他就是美术老师的得意门生,在学校画黑板报,参加画展,初中开始跟随专业老师画素描,觉得绘画才是生活。但因为高考时流行“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王原随大流成为一名理科生。“这一走遍天下不要紧,现在还真是到处漂了。”为了专职画漫画,王原辞去了IBM的高薪工作。

第一幅漫画发表于《明报》,没想到投稿第二天就刊登了,让他尝到被认可的幸福感。“可能如果命运要是打算要你走一条路,就会把你往上拉”。

不过,他在画漫画这条路上一直没有回头。他在加拿大获得电脑三维动画博士学位,此后,在多家报刊杂志上连载过单幅和四格漫画,并一直沿袭朴实的画风,内容多为再现日常生活图景、讽刺家庭和社会现象。

我喜欢画单幅

2005年王原出版了第一本漫画集《大红脸》。他说:“不止抬杠的时候脸红,打小就羞涩,抬杠前还没张嘴脸就已经红了。所以我觉得大红脸这词挺有意思,好像特尴尬。我觉得尴尬特有意思。”不过,性格决定画风,王原喜欢画单幅。

当年《大红脸》出版后,王原曾壮着胆子去书店自我“推销”,悄悄向那些准备买几米漫画的人推销自己的书。有一次,王原把《大红脸》偷偷从西单图书大厦二层放到书店一进门的畅销书书架上,结果第二天一看书不在了。“我当时想,这些人真精啊,怎么发现的呢?”一次偶然的机会,洪晃看到他的漫画后很喜欢,之后王原相继为洪晃的《无目的美好生活》《廉价哲学》创作插画。随后,又担任王小柔文集《乐意》《世界那么大纯属撑的》的漫画作者。

漫画并非无厘头

因漫画成名十多年来,王原还是会在乎别人喜不喜欢他的漫画,以至于谁夸上两句,就会乐得半天合不拢嘴,所以特怕喝汤的时候别人夸他。“画漫画就好像说相声,您说了俩小时没人乐,您就得回家想想,哪儿挠得不对了。”

王原的漫画中经常有一个憨厚的大男人,不过他说那不是他自己。“其实,画里的人物都不是画的我自己。半夜买彩票的才是我。虽然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千万不要简单地以为漫画大师笔下的人物都是漫画大师自己。”王原说,“有时会受一些特逗的同学或同事影响,主要不是把生活中看到的画下来,而是平时对生命的思考。”

《大红脸》面世十余年后再出版新漫画集,王原说:“把床底下十几年的存货都拿出来,出了也还算是对得起读者朋友们。毕竟《大红脸》之后好多年了,厕所该补书了。”对于是否经历过创作瓶颈,他特认真地说,瓶颈确实存在,因为人的脑袋不像牙齿,洞特难变大,需要多加思考。“漫画是一种喜剧形式,但并非无厘头,而是有一定逻辑性。”

吃够包子就专职画漫画

王原是打小疯玩的北京孩子,直到现在他真正的爱好仍是打网球。漫画以外,他一直有很多小爱好。

当前我国专职画漫画的作者并不多见,即便身为资深漫画家,曾经多年从事专职漫画创作,王原在几年前还是不得不为自己找了一份教师工作。他说:“我几年前为了包子已经从专职画漫画,转成兼职了。现在在教书育人。不过我发誓,等我吃够包子了就再转回来。”

程序员变漫画家:画漫画如说相声 得挠对地方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程序员变漫画家:画漫画如说相声 得挠对地方评论

发表您的观点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优体网
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任钦功官网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99艺术网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