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罗的艺术突围之路

2016-01-13 10:26:23  来源:群贤艺术网

 

 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张 炜

  也许与一般的画家不同,从一开始,米罗的画笔就是那么自由奔放。这大概显示了他的胆量和勇气,他的不安和必要冲撞的决心。这样他画到了大约二十四岁左右,好像才渐渐感知了一种局限——一种无法超越的疼痛。对于他所崇尚的大师,如塞尚、梵高、马蒂斯等,米罗只能心仪而不能攀越。他认为必须毅然决然,另辟道路。其实他一开始作品中的那种粗拙狂放难以驾驭,就显示了内心的焦灼和痛苦。在他这儿,一场突围是迟早都要发生的,只是更早的时候其方向还无法预料。

  这之前,另一些画家的突围方式我们已经了解,如马蒂斯,再如毕加索和梵高——现代画家的突围本来就多得不可胜数,现代绘画史其实也可以称之为一部“突围史”。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能够在未来的道路上始终如一,倾注心力顽强探索,最终守住了一个底线——道德的和审美的。这期间,他们偶有嬉戏也适可而止——如毕加索,皇帝的新衣偶尔试穿,但并不认真。另外,更重要的是由于他的量级、品质和才华所决定,即便是最嬉戏的作品,也总是流露出非凡的活力与激情,显示出不可超越、不可复制的特异之美。这后者,远不是米罗所能达到的。所以皇帝的新衣一旦被米罗穿上,也就永远脱不下来了。

  像他的油画《无题》《集锦》,雕塑《人物》《女人》,以及无数的这一类作品,除非过量服用现代药的奇特艺术评论家,一般人是不能评析的。米罗像许多所谓的前卫艺术家一样,过分忽视了现代受众,忽视了他们的心智与常识。这种忽视有时当然是可以的,似乎也讲得过去——无数现象都将说明画家此举的合理性,说明有一大部分受众是不值得尊重的。但是米罗他们所犯的一个致命错误,是既淹没了创造中的热烈激情,又抛弃了冷漠的智慧。他们常常让受众走入这样的尴尬:不再相信艺术。还有,从接受和鉴赏的角度看,他们至少是忽略了时间因素。时间的穿透力、它的智慧,是怎么估计也不过分的。受众尚有时间来帮助自己,时间会让他们中的大多数有能力伸手指出赝品。

  当然,在艺术鉴赏方面,有人是极善于在荒唐可怕与无聊之间找出所谓“深意”来的。一切的质询和怀疑都会被指斥为简单粗暴,或者是对现代的懵懂。说白了,这些人不过是要合穿同一件皇帝的新衣,不过是些共谋者。

  我们暂时还没有办法与这一类“杰出”和“当代最伟大的画家”达成共识。因为设若如此,我们就得摈弃从伦理范畴到审美理想中的绝大部分准则——那可都是一些最基本的准则啊。人类是有经验的,尽管有些经验被不断抛弃和筛选,但有些最基本的东西会像人类的历史一样长久。

(文章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米罗的艺术突围之路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米罗的艺术突围之路评论

发表您的观点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