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书画投资十要

2012-05-25 17:43:52  来源:群贤艺术网

    书画自古就与琴棋一起被视为中国文人士大夫的必备修养。一件上好的书画不仅能给人带来美妙的艺术享受,往往还传递与负载着许多历史与文化信息。作为中华文化的精华,书画历来倍受国人喜爱与推崇,也有着悠久的收藏传统。历朝历代涌现了无数热衷书画、酷爱书画的收藏大家,不少帝王,诸如唐太宗李世民、宋徽宗赵佶、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更是不惜重金,广搜博取,宫藏秘笈了大量的名家巨迹。一些民间藏家,如明之项元汴,清之梁清标、安仪周,民国之庞莱臣、张伯驹,当代王已千,均堪称一代收藏大家。他们收藏的书画珍品琳琅满目,蔚为大观,富可敌国。随着收藏热重新兴起,书画再度成为收藏界人士收藏和投资的热点,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作为重要的投瓷品种与门类,书画更是占据了拍卖市场的“半壁江山”。在中国大陆艺术品拍卖业,书画经营的好坏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决定着拍卖行总体业绩与兴衰,所以,被视为重中之重也就不难理解了。 

    近年,中国大陆书画拍卖成为艺术品市场一大亮点。许多近现代大师的拍品成为买家追逐的对象,一些重量级拍品屡破纪录,连创新高。如吴昌硕《花卉十二屏》(1650万元)、齐白石《山水册八开》(1661万元)、徐悲鸿《九州无事乐耕耘》(1705万元)、傅抱石《毛主席诗意山水册八开》(1980万元)等,陆俨少《杜甫诗意百开册》更以6930万元的刷新了中国书画拍卖纪录。古代书画升温之快,也令人始料未及。元倪瓒《江亭山色图》(1980万元)、明陈洪绶《花鸟册页》(2860万元)、清王鉴《仿古山水册》(1265万元)均突破千万元大关。元鲜于枢《草书石鼓歌》更是达至4620万元!此外,恽寿平《花卉册八开》(693万元)、郑板桥《竹石兰蕙图》(539万元)也拍价不俗,八大山人一件不足0.6平尺的《鱼》竟然拍到了484万元!古代书画市场行情的快速升温引起市场各方的关注,北京华辰拍卖公司总经理甘学军和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寇勤在接受《文物天地》记者采访时,都认为古代书画将得到“落实政策”,市场升值潜力巨大。 

    古代书画有所升温,但与近现代书画买家众多,成交踊跃相比尚显得稍有逊色,可以说市场中存在着一定的“厚今薄古”现象。造成此种现明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由于年代久远人们对古代书画的价值、审美与内涵往往缺乏了解与认知;而近现代书画则不存在时代上的隔阂,更容易给人一种亲近感,在审美与欣赏上更容易得到人们的认同。其次,在真伪辨别上,由于人们更容易见到近现代名家的真迹,真伪判断更有把握;而古代书画的庐山真面买家们往往见之极少,知之不多,所以对古代书画敬而远之,这恐怕是重要原因所在。再次,投资古代书画通常需要藏家们具备一定的美术史
知识,对书画家有较深的研究,对买家的综合素质要求更高。以上种种,便造成了书画拍卖中古冷今热之现象。 

    随着市场的日益发展,买家的不断成熟,古代书画所蕴含的价值将被人们逐渐认知,其价值挖掘与发现也将成为必然。渊远流长的中国书画史是一座取之不竭的艺术宝库存,千百年来涌理出许多名彪史册的书画大家。当然,我们并不奢望买到唐宋两朝的书画,元明清三代均不乏开宗立派的巨匠。如元代赵孟頫、倪瓒,明代沈周、文征明、唐寅、董其昌,清之八大山人、石涛、“四王”、“扬州八怪”等可称一代圣手,他们的作品所具有的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是近现代书画所难以替代的,其中董其昌、八大山人更是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此,他们的真迹具有巨大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投资古代书画无疑将获得可观的回报。然而,由于我们所处的是一个新兴的市场,无论市场机制,还是市场监管都存在着较大的问题,制假贩假猖獗,混水摸鱼者大有人在,致使赝品伪作充斥市场,古代书画概莫能外。投资古代书画应注意哪些问题,如何避免买假,对投资者显得至为重要,下面就从十个方面简单阐述。 

    一要多看真迹心有底 

    一件书画作品的真伪判断,归根到底是对真伪进行比较,寻找二者差异的过程。欲辨伪必先识真,识真是辨伪的前提与基矗很难想象,一个从未目真迹的藏家,会对作品的真伪做出准确无误的判断!欲投资古代书画的藏家,应想方设法观览真迹。 

    由于古代书画的真品名迹大多珍藏于名大博物馆中,到博物馆去目睹它们的庐山真面,恐怕是提高辨伪水平与能力最有效可行的办法。在各大博物馆中,故宫、上博、辽博、南京博物院珍藏的古书画数量最多,体系最全,多到这些博物馆走一走,看一看,一定会获益匪浅,对古代书画的发展脉络及每个名家的风格面貌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与了解,再回到艺术品市场后,才能做到必中有底,一些困惑也将迎刃而解。反之,如果未对真迹亲眼目睹,进行一番细致的研究与了解,而冒然在鱼龙混杂的拍卖市场出手,必将是盲人摸象,为制假者所害。 

    因此,多看真迹对投资古代书画不可成缺。 

    二要广翻图录熟为佳 

    现代出版印刷业发达,不少古代书画名家的图录资料十分详荆很多图录不仅收录了古代书画名家的代表作,甚至连一些珍藏在国外博物馆中的作品也收录进去,对藏家进行研究与了解颇有帮助。因为观看真迹毕竟有限,经常翻阅图录,对每一件作品进行记忆贮存就显得大有必要。 

    日前市场上克隆品较多,许多赝品均是依照真迹图录翻版仿制而成,故熟翻图录对发现这类伪作有益。如某公司曾拍卖清八大山人款《月光饼子》(水墨纸本立轴,89×38厘米),成交价260万元,实在不菲。其实对八大山人作品稍有研究,或对图录较为熟悉的人,均不难发现此件拍品系抄袭克隆自美国哈佛大学福格森美术馆藏八大山人《瓜月图》的一件伪作。而这件《瓜月图》本身也不是八大的真迹,虽然画上钤有数方张大千的藏印,也不过是一件民国年间的仿罢了。拍品与《瓜月图》雷同,题款更是一字不差,但瓜仿得拙劣,题款书法丑陋异常,不堪入日,完全是一件克隆伪作。如果买家对八大山人作品图录十分熟悉的话,就很容易发现其出处与来历,而不会上此大当。 

    所以,广翻图录做到眼熟能详,对辨伪识真确实不失为一种极为有效的手段。 

    三要个人风貌要牢记 

    一个书画家能在
历史长河中千古留名,占一席之地,必具有超强的功力与独特的风貌才可风靡一代,对后世产生深远的影响,纵观中国书画史,莫不如此。远者如王羲之之俊逸神妙,妍美秀丽;吴道子之吴带当风,婀娜多姿;怀素之连绵环绕,一泻千里,范宽之千岩万壑,山势凸奇,皆为书画史之千古巨擘。近者如赵孟頫之力倡复古,以书入画;黄公望之诸法俱备,“点”化神奇;倪瓒之枯笔意写,逸士风流;沈周之苍劲生辣,格调高古;文征明之笔法精致,书卷潇洒;唐寅之清秀明亮,才气过人;董其昌之幽深淡远,禅气淋漓;徐渭之笔墨恣肆,放纵挥写;八大山人之笔势惊人,超然物外;石涛之搜尽奇峰,妙写自然;郑板桥之参差错落,书画双绝。 

    上述众家无一不以自己独特的面貌技法屹立史册。一个画家的画风就如同一个人的音容相貌一样,所以,熟悉他们的画风与笔墨语言,对提高自己的鉴赏能力大有裨益,尤其是对元明清三代的书画变迁,流派演变,特别是重点名家做一点研究,对提高辨伪将大有帮助。 

    四要代笔伪作应知晓 

    欲买真必先识伪,只有了解认清伪作的画貌才能有的放矢,不被其所迷惑。中国书画伪作通常有两种,一为代笔,一为伪作。 

    代笔一般是指书画家由于名气甚大,求者众多,实难应付,一些人便不得已找自己门生或亲友代笔。代笔是另一种形式的伪作,只不过它经过当事人的允许罢了。代笔是中国书画所特有的现象,
历史上确实不乏其人,如文嘉为其父文征明代笔,赵左为董其昌代笔,罗聘为其师金农代笔等。代笔人因与画家较为熟悉,又处在同一时代,故仿制水平较高,几可乱真。但细加比对,还是能找到代笔人的蛛丝马迹。 

    作伪则较为复杂,并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如“苏州片”、“扬州片”、“山东造”、“开封造”、“后门造”等,全是造假作坊专营假货,水平多粗制滥造,鲜有高超者。而名家的作伪则非同寻常,大可乱真。最典型的是近代张大千,他既是大画家也是大藏家,手中有不少历代名家珍迹,他伪造的假石涛、假八大山人蒙骗了许多藏家,不少至今还被收藏在国内外各大博物馆中。随着近些年对他研究的加深,一些他仿造的东西被逐步甄别。当代的造假则每每构图呆板,笔墨粗糙,真伪多一目了然。故了解代笔与伪作的面貌,对投资古代书画无疑十分重要。 

    五要方方面面破绽找 

    书画鉴定是一门综合学问,它既涉及书画本身,还关联方方面面。因为在纸张、印泥、装裱形制、名物制度、衣冠器皿、避讳制度、人际称谓等往往打着深深的时代烙印,从中可以发觉伪作的马脚。如宋徽宗宣和内府装裱的格式及用印规范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对联是晚明以后才出现的装裱样式,书画上款中“社兄”、“词坛”是明末清初特有的称谓,了解这些都有助于我们从侧面把握与判断作品的年代与真伪。最显著的例子便是《韩熙载夜宴图》,历来被官方权威部门定为五代南唐画家顾闳中所画,但当代服饰研究大家沈从文先生却另有所见。其依据是宋代诏令规定“南唐降官一例绿服”以及图中闲人多做“叉手示敬”之姿,此均属宋代制度而非五代南唐制度,故该图应是宋初南唐入降以后人所绘。当然书画本身内容的正确与否,也是极为重要的。如某拍卖公司曾拍卖一怀素《自叙帖》蜀中本,这件以97.9万元成交的作品,不仅内容上漏洞百出,在字的草法上更胡写乱抄一气。众所周知,怀素是唐代大书法家,以狂草闻名于世,与张旭并称“颠张醉素”,《自叙帖》及其代表作,书于唐大历十二年,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全篇使转出神入化,线条圆劲流畅,墨法酣畅淋漓,气势一泻千里。文中用大量篇幅叙述了怀素的学书经历,及同代名公对其之赞语,帖中窦御史赞怀素书写疾速之诗句:“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拍品竟篡改为“十万字”。此外,“笔下唯看激电流,字成只畏盘龙走”句中之“龙”字写错,草圣居然连龙字也不会写,可笑!可见是伪作总有其破绽,只要细心寻找,终将原形毕露。 

    六要题款钤印露马脚 

    在中国画中明确出现署款可以说
历史并不悠久。北宋时画家把名款多藏在画中很不显眼的地方,如石头上或树枝中。署款真正开始大规模地盛行是在元代,我们看赵孟頫的很多绘画就有名款,此时在画上题记与题诗也开始大量出现。题款钤印是书画家在一件作品上留下的重要标记,它是鉴别一件作品真伪的重要依据,所以,款与印也就成为历来造假者煞费苦心刻意仿造的对象。自古书画造假均分工明细,有专造假画者,有专仿假款者。造假款者多由书法尚可之人,看谁的画有市场好卖,便专门临习其书法与名款,以求乱真,蒙骗藏家,于是大量署着子昂、征明、玄宰、八大山人的伪作纷纷涌现。应该说,画仿得有几分像并不是太难之事,而仿造书法与名款则远非如此简单。因为书法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古来大画家很少不是大书家,如米芾、赵孟頫、沈周、文征明、董其昌、郑板桥等,他们的书法一点一划莫不凝聚着其数十年之功力,绝非造假者速成可得。 

    纵然当今科学如何发达,伪印可以制作的不差毫厘,我们都可以通过题款书法的差异辨其真伪。只要多对名家书法与署款的用笔与特征细心观察与研究,便可轻而易举使伪作无可遁形。伪款多易犯笔力软弱,行笔犹豫,呆板造作,火气浮躁之病,与真迹不加思索一气呵成有天壤之别。 

    七要名家题跋细分辨 

    古代书画由于屡经递藏,其上多有历代藏家与鉴家的题跋与观款。这些题跋不仅对了解作品的收藏
历史,判断作品真伪极有帮助,还往往因题跋使作品大为增色,提高其收藏价值与市场价值。正因为藏家对书画的题跋十分看重,造假者便投其所好,在伪造题跋上下功夫做文章。如明代张泰阶便善用此招,他伪造的假画常常都附带各代名家假跋。尤其在当今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中,伪造名家假跋的古书画赝品更是比比皆是。如某拍卖公司拍卖的从海外回流的一件宋徽宗花鸟画,上面的宋徽宗御题诗、乾隆题答、元大收藏家项元汴的题跋均是伪造。某拍卖公司拍卖的明文征明《竹雀图》上吴湖帆的假跋,另一家拍卖公司拍卖的清郑板桥《竹石图》上史树青的假跋等,可谓层出不穷。 

    现今拍场赝品充斥,故藏家们对名家题跋过的东西更加放心,岂不知这恰恰被造假者所利用。当前拍场上常见的假题跋多为张大千、吴湖帆、谢稚柳、徐邦达、杨仁恺、史树青等人,因此遇到这些“名家题跋”时应格外小心,多加审看,否则必中其圈套。 

    八要他人之见仅参考 

    近两年国内艺术品投资日盛,特别是书画被人们当作投资保值的重要品种,许多企业人土也纷纷看好这个市场,持资介入。但由于他们对艺术品多缺乏认知,真伪难以分辨,所以寻找投资顾问,由专家为其掌眼的现象普遍。让专家掌眼虽然不失为一种简便易行的方法,但专家不可能万无一失,他们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有时甚至一次判断失误那可即可使上百万元的投资付诸东流。更有一些所谓的“专家”故作模样,乱说一气,其实眼力甚低,其结果只能使买家误入歧途,这样的专家时下不在少数。因而,专家意见仅可参考,那种只管出钱 而把生杀大权交由专家定夺的办法是十分危险的,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此外,由于拍卖公司对拍品的真伪并无担保,它对拍品年代、作者的说明也仅是一家之言,切不可偏听偏信。现如今国内不少拍卖公司过度热衷炒作,一件拍品年代定的越早,名头越大越好,最好能戴上“××之最“的桂冠,而根本不考虑拍品是否像他们鼓吹的那样,闹大笑话时有发生。购买艺术品最终凭借的是眼力,而非耳功。买家只有不断提高自身的真伪识别能力才是根本,舍此别无终南捷径。那种眼力不高且无主见的人,迟早会被市场淘汰。 

    九要专注一二莫贪多 

    中国古代书画史可谓璀璨夺目,流派缤纷,名家众多,做为投资如何取舍便是实实在在的问题。古代书画的巨迹多珍藏在国内外各大博物馆中,不要奢望在拍场上买到唐宋两朝的佳作,即便是元代的赵孟頫、倪瓒,明代的沈周、文征明、董其昌等家的真迹也实难一见。目前大陆拍场的古代书画大多集中在明清两代,因此确定收藏范围与对象,如针对某一群“四王”、“扬州八怪”,或一两家如八大、石涛开展个体研究与收藏不失为一种可行的方法。与其面面俱到,蜻蜓点水,不如专注一家,待较有心得、眼力提高后再由近及远,由少及多,定有所成。如专门收藏八大的花鸟、山水、书法,郑板桥的《竹石图》或明清书法等不失较好的选题,千万不可不切实际地幻想买到宋微宗的御笔花鸟,赵子昂的《驯马图》、倪云林的枯笔山水等。 

    拍场虽上拍过上述几家的作品,但孰又说得准哪件是真品呢?无聊的市场炒作对了解研究与熟悉古代书画的人士来说,既十分滑稽又过显业余,更是整个市场尚处于初级阶段的一种表现。 

    十要自有见地终有成 

    投瓷古代书画若想取得成功,归根到底尚需藏家本人见多识广,自有见地。只有如此才能少走弯路,不买假、少上当,依靠别人掌眼参谋终不是长久之计。纵观中国书画收藏之
历史,可大致将藏家归的为如下三种,一即元顶元汴清梁清标这样的收藏大家,他们独个慧眼,眼力甚高,所收多精品巨迹;二为自身精通书画的一代圣手,手眼俱高,如古之米芾、赵孟頫,今之张大千、吴湖帆等;三为附庸风雅,好事者流,对书画既不会不懂,也乏研究,藏者赝品多多。当前艺术品市

场鱼龙混杂,投机之风盛行,造假之剧大有超过古人之势,稍有不慎便被造假贩假者所害。 

    若想不做好事者,就需要对中国美术史有一些必要的研究与了解,只有练就一双慧眼,才可在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结束语 

    古代书画行情的升温已为近期备受人们关注的市场现象。回顾一下近两三年书画拍卖成交的记录则不难发现,上千万成交的书画多半是古书画,一些重量级拍品如《写生珍禽图》(2529万元),宋米芾《研山铭》(3298万元)、隋人《出师颂》(2200万元)、元鲜于枢草书《石鼓歌》(4620万元)甚至创了一时期的天价,可见古代书画的艺术价值与投资价值被市场人士纷纷看好,可以预期,未来国内突破亿元大关的拍品非古书画莫属。对于欲投资古代书画的人士来说,只要加深研究,练好内功,必将获得可观的回报。

古代书画投资十要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古代书画投资十要评论

最新图文

友情链接
群贤艺术网属咱导航广州艺术品收藏书画互动卓克艺术网字画批发嘉德在线中国楷书网
六安房产网优体网Artisoo艺术网山东省博山正觉寺中国贸易新闻网中国文联网雅昌艺术网艺术中国
合作机构
墨韵斋艺术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
国家博物馆艺术114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贸易报北京画院